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今日头条>正文内容
  • 审计曝光北大荒资产黑洞 资金拆借通道计提2.6亿
  • 2013年04月24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提要:“现在监管挺严格的,鉴于监管的压力,不排除公司可能借着资产收购的由头,干脆把这些难以追讨的坏账、拆借资金危机等事情(一次性兜底)爆发,反正公司基本面已经很烂了,破罐破摔吧。”一位农林牧渔行业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

苦恼于大量违规拆借资金难以收回的北大荒再度遭遇困境,4月23日,伴随一笔高达8.45亿元的坏账浮出水面,即将于两天后发布年报的北大荒2012年净利润由此前预计的盈利44085万元陡然变脸为亏损-1.9亿元左右。

公告披露,北大荒子公司鑫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亚公司”)因涉及账款难以追回、债务挪移、以前年度虚增利润、货物失踪等问题,计提减值准备26473万元;同期另一子公司“麦芽公司”则因拆借资金难以追回、存货跌价计提减值准备7123万元,两者减值准备总计达33596万元,对应的坏账总金额为8.45亿元。

蹊跷的是,就在发布该公告前不到一个月,北大荒刚以“0”元从全资子公司黑龙江省北大荒米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业公司”)手中将鑫亚公司剩余51%股权全数回收,鑫亚公司由此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而正是此次股权收购带来的审计,曝光了鑫亚公司存在的各种财务黑洞。

“现在监管挺严格的,鉴于监管的压力,不排除公司可能借着资产收购的由头,干脆把这些难以追讨的坏账、拆借资金危机等事情(一次性兜底)爆发,反正公司基本面已经很烂了,破罐破摔吧。”一位农林牧渔行业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

0元蹊跷收购负资产

“(年报前期突击式)股权收购背后,极可能是故意为子公司背账。”前述农林牧渔行业券商研究员提醒记者。

种种迹象表明,北大荒管理层在今年3月27日公告收购鑫亚公司之前,即已获知其存在账款难收、存货跌价等棘手问题。

此前的1月29日,北大荒就在业绩预减公告中指出,公司进行2012年报审计核查过程中,发现下属鑫亚公司、麦芽公司和米业公司部分应收款项存在减值风险,预计提取坏账准备增加2.85亿元;此外鑫亚公司库存亚麻和煤炭等部分商品存在减值风险,预计提取存货跌价准备增加1.3亿元。

此外,今年3月27日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对鑫亚公司出具的一份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中指出,鑫亚公司全资子公司——黑龙江省岱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岱旸投资”)对哈尔滨乔仕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乔仕房地产”)一笔5亿元的资金,账龄为1-2年,岱旸投资按账龄组合计提了2500万元的坏账准备,但事务所未能就该笔应收账款计提准备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在这份审计报告中,鑫亚公司的经营数据颇为糟糕,尽管2012年取得17.16亿元的营业收入,但净利润却为-1.91亿元。

此外,鑫亚公司积存的大量应收账款也“预警”了后续坏账爆发的可能。报告期末,公司前五名客户应收账款总计高达4.60亿元,其中哈尔滨燃料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为1.73万元、北大荒青枫亚麻纺织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为1.65亿元,分别占总额的30.53%、28.93%。

尽管收购标的存在明显的大额坏账危机,在今年3月24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北大荒与会董事仍然通过了鑫亚公司的收购预案。由于审计后鑫亚公司净资产为-4470.14万元,本次股权收购价格为0元人民币。

“(年报前期突击式)股权收购背后,极可能是故意为子公司背账。”前述农林牧渔行业券商研究员提醒记者。

对此,北大荒在收购公告中自称“近年来米业公司自身经营困难,对鑫亚公司也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而本次收购是为了加强对鑫亚公司进行直接管理,通过收购米业公司持有的51%股权,使其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子公司沦为资金拆借通道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前述爆发出2.65亿坏账计提危机的鑫亚公司实际上已成为公司从事资金拆借的重要通道之一。而公司的资金拆借问题正是其内部管理混乱、违规操作的重点。

数据显示,鑫亚公司是北大荒近年来最大的资金拆借对象,2011年年报、2012年半年报显示,在其他应收款余额前五名中,鑫亚公司分别以15.55亿元和15.98亿元蝉联第一宝座,其借款性质则为临时拆借款。

而从母公司拆借到15亿重金后,鑫亚公司则以通道身份将巨款再度拆借给其他公司,其中一个重要的流向则是乔仕房地产为代表的地产公司。年报信息显示,乔仕房地产实际上为鑫亚子公司岱旸投资持股48.78%的投资项目。

记者从鑫亚公司处了解到,岱旸投资是公司旗下重要的房地产板块之一,自其2011年6月成立以来,就选择乔仕房地产作为合作伙伴,共同建设哈尔滨城乡路与齿轮路交口处棚户改造房地产项目,施工总建筑面积近20万平方米。同时,还将与乔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开发哈尔滨市中央大街辅街西十二道街改造项目。由此,北大荒通过子公司鑫亚公司将自有资金投入房地产的路径已然清晰。

“涉及这么大额资金拆借,一两家子公司没有那么大的权限做。我认为是管理层的意思。”前述研究员告诉记者。

至于巨额资金投入是否为公司带来利润、其流向又是否存在其他相关利益方,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周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