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今日头条>正文内容
  • 微信“入编”银联 大限日条码支付正式接入银联清算
  • 2018年04月02日来源:证券时报

提要:一位资深大型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条码支付直连包括“发卡侧直连”和“收单侧直连”,此次银联与微信支付的合作,不涉及发卡侧快捷支付业务,只将银行在收单侧对财付通条码支付的受理业务纳入银联网络。

在条码支付直连模式的大限之日,微信支付宣布将其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由后者提供转接清算服务。

同时,支付机构缴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在今年2月末已达到2202.35亿元,比2017年末的994.90亿元飙涨了121.36%。

收单侧直连被切断

一位资深大型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条码支付直连包括“发卡侧直连”和“收单侧直连”,此次银联与微信支付的合作,不涉及发卡侧快捷支付业务,只将银行在收单侧对财付通条码支付的受理业务纳入银联网络。

他进一步分析道,此次合作对原有银行卡业务的四方模式没有任何影响,不改变原有微信支付产品体验,仅改变收单机构受理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的交易路径——即由每个收单机构分别对接微信的模式调整为各收单机构对接银联,银联担任唯一中转站,再对接微信支付,转接交易并清算资金。

“我们从自己的经验来说,银联与微信支付制定的新的业务接口,和原来的接口并没有太大改变,也没有增加我们下游收单机构的成本,商户的手续费和受理流程也没有太大变化。整个迁移还是比较顺畅。”该支付机构高管说。

事实上,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中,“断直连”(在银行、支付机构的跨行清算中引入清算机构)至少有两个时点:4月1日、6月30日。

那么,“断直连”究竟指的是哪个时点?

这就涉及不同的支付业务种类: 4月1日是支付创新业务规范(即281号文)和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即296号文)双双规定的时点,要求支付机构迁移的是条码支付业务;6月30日是央行支付结算司下发的一则通知规定的时点,要求支付机构迁移的是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而且还规定了具体的清算承接平台——网联。

也即,“断直连”针对的支付业务类型是不一样的,所以时点也不相同。

清算蛋糕如何分?

目前,银联已经和光大银行、通联支付、银联商务三家收单机构的微信支付联机交易调通,生产验证完成并成功投产。

光大银行表示,作为该业务第一家上线合作银行,将与银联共同努力,继续提供更为安全、高效的支付服务。

“线上的无卡支付的转接清算,银联和网联都已经有方案了,而且都已上线,就看各家支付机构的意愿和选择了。但线下扫码比较复杂,知名支付机构都有自己的码标准,后来银联和网联又先后推出了自己的码标准,然后还有一堆四方机构的聚合码。我认为,得标准者得天下。”一名华北支付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

无独有偶,京东金融副总裁、支付事业部许凌也表示,“银联码、网联码,谁最终能推成行业标准,使得能全行业互通互联,这才是大赢家。”

微信支付的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后,市场的目光聚焦到支付宝的身上——毕竟就在半个月前,市场才传出了它和微信都要双双接入银联的风声。对此,支付宝的回应仍旧是:“我们正在学习《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对接入银联的方案暂时不清楚。”

备付金规模

两个月翻了一倍多

在清算机构抢夺“断直连”蛋糕的同时,支付机构交存至央行账户的备付金,正在猛增。

按照央行在去年末祭出的大招,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去年4月延续至今年1月的20%档位,分三次逐月提高至50%档位。

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1月末,备付金规模为1237.57亿元,较去年末的994.9亿元上涨了242.67亿元;到了提额进程正式开启的2月,这一数据飙到了2202.35亿,较1月末上涨964.8亿元。

套用央行规定的提额政策,可将2月相较1月的增量(964.8亿元)看做客户备付金总规模的10%。也就是说,目前,我国支付机构账上沉淀的客户备付金总额至少有9600亿。

面对一个可“躺着赚钱”的、近万亿的大蛋糕,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不少支付机构的迁徙动力并不太强,所以迁移进程缓慢。“这也是央行动真格叫我们交到50%的原因。”沪上一位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该高管称,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沉淀量越高,银行给予的利息就越高。一般银行给予的利息利率在年化3%左右,高的可达到4%以上。以此计算,除支付宝、财付通外,二线支付机构备付金的日均沉淀量就可以达到30亿-50亿。

“躺着赚利差”也催生一个畸状——支付机构开拓新支付场景的动力不强,更有甚者为了提高备付金的收益,违规挪用备付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参与过桥贷款,甚至投资高风险证券类项目等,这也是央行加强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监管的原因。  刘筱攸



责任编辑:周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