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今日头条>正文内容
  • 闽企伸援手挽救三安集团危局:数十亿预付款去向成谜
  • 2019年01月23日来源:第一财经

提要:总金额超过87亿元的预付款,流向了注册资金仅百万元级甚至几万元的公司,货币资金、短期借款缺口高达百亿元之巨,股价两个月破位下跌近40%的LED龙头三安光电,正在经受大股东带来的空前危机。

总金额超过87亿元的预付款,流向了注册资金仅百万元级甚至几万元的公司,货币资金、短期借款缺口高达百亿元之巨,股价两个月破位下跌近40%的LED龙头三安光电(600703.SH),正在经受大股东带来的空前危机。

三安集团是三安光电的控股股东,目前间接、直接持股超过38%。1月15日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3月底,三安集团的预付款金额分别为82.6亿元和87.5亿元,其母公司的预付款金额更是高达78亿元和104亿元。三安集团、母公司口径测算,其预付款规模,已经达到同期货币资金的1.9倍、20倍左右。

金额巨大的预付款对象规模却甚小,也不是三安集团的主要供应商。资料显示,三安集团排名前五的一家预付款对象,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但仅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获得的预付款就已超过16亿元,为其注册资金的55000倍以上,且在监管抽查中,已经处于“无法联系”的状态;而一家获得近16亿元预付款的公司,却查不到任何工商资料。

大量资金通过预付款持续流出,三安集团自身却身负巨债。截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货币资金与短期借款之间的缺口在140亿元左右。三安集团的财务问题,已经开始连累三安光电。2018年11月中旬至今,三安光电股价已累计下挫近40%,而三安集团方面所持股份,超过70%已经质押。

2019年1月21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兴业信托、泉州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泉州金控”)、福建省安芯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三安集团签署协议,兴业信托等三方计划向三安集团增资不低于54亿元,泉州金控将向三安集团提供6亿元流动性支持。目前,泉州金控向三安集团提供6亿元流动性支持借款。

预付款超货币资金20倍

三安光电1月17日公告称,三安集团业务包含贸易,主要品种为阴极铜、电解铜、钢材、焦炭等,贸易业务销售规模较大、周期较长,主要采用预付款等方式锁定价格,因此预付款金额较大。

三安集团2019年第一期超短融募集说明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合并预付账款余额分别达65.6亿元、79.5亿元、82.6亿元,87.5亿元,母公司同期预付款则分别为62.5亿元、67.4亿元、78亿元、104亿元,达到同期货币资金的20倍以上。

如此巨额的预付款,不仅远超同期货币资金,也远超净资产规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合并净资产介于171亿元至197亿元之间,母公司净资产介于45.8亿元至38亿元之间。如果考虑预付款因素,三安集团母公司净资产或为负数。

三安光电上述公告并未驱散笼罩在三安集团头上的疑云,该公司2017年、2018年一季度,排名前五的预付款对象,与贸易业务的前五大供应商并不一致。

截至2017年底,三安集团预付款最多的是泉州锐取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泉州锐取”),余额为9.59亿元;第二名为中安重工自动化装备有限公司(下称“中安重工”),余额9.51亿元;第三名为厦门亿亨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亿亨特”),余额8.97亿元;另两家为安溪聚鸿兴有限公司、安溪通恒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聚鸿兴”、“通恒贸易”),余额分别约8.49亿元、8亿元。

而在同期,在三安集团贸易业务前五名供应商中,采购最多的是广州联华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联华”),金额51.7亿元;第二名为信达资源(新加坡)有限公司,采购金额33.2亿元;第三名为供通云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供通云”),金额22亿元;第四、第五名则分别为上海鑫冶铜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鑫冶”)、广州柴富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柴富”),采购金额分别约7.4亿元、6.8亿元。五家预付款涉及的对象,无一进入公司前五大供应商行列。

2018年一季度也是如此。当期,在贸易业务前五大供应商中,三安集团向广州联华、上海鑫冶分别采购26.6亿元、9.18亿元,剩余的三家采购金额均在9亿元以下,最少的两家分别采购2.02亿元、1.88亿元。

截至2018年3月底,除了已经消失的中安重工,三安集团预付款前五名中的其他四家,包括亿亨特预付款余额为9.1亿元,泉州锐取为8.47亿元,聚鸿兴、通恒贸易分别为7.49亿元、8.1亿元,最新出现的厦门亿彤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厦门亿彤”)亦有近6.2亿元。但同样都没有进入公司前五大供应商行列。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2017年、2018年一季度,三安集团期末前五大预付款对象,分别从该公司获得资金44.56亿元、39.36亿元,在同期预付款中占比分别高达50%、45%左右。

然而,根据三安集团披露,广州联华等公司,才是三安集团的主要供应商,获得的预付款未进入前五,而泉州锐取等并非公司主力供应商,却通过预付款获得大量资金。既然是通过预付款锁定价格,三安集团的巨额预付款,为何并未付给主要供应商,而是流向了其他企业?

收款方“无法联系”

通过巨额预付款,从三集团获得大量资金的收款方,又是一些怎样的企业?

根据三安集团披露的2019年第一期超短融募集说明书,2017年至2018年3月底,三安集团共向亿亨特、泉州锐取分别支付预付款18.06亿元、18.07亿元;向通恒贸易、聚鸿兴分别支付16.59亿元、15.98亿元。

然而,这些获得三安集团巨额预付款的公司,却规模都较小,注册资金多数在数百万元不等,最少的甚至只有几万元。

天眼查资料显示,泉州锐取、亿亨特、厦门亿彤注册资金分别只有200万元、500万元、777万元;通恒贸易注册资金仅3万元,股东为李新海。只有中安重工注册资本规模较大,达到3.8亿元。

不仅如此,泉州锐取、厦门亿彤还存在关联关系。不考虑重复计算,仅这两家注册资金合计不到1000万元的公司,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就从三安集团获得270倍于其注册资金规模、高达26.8亿元的预付款。

更为诡异的事情,则发生在通恒贸易、聚鸿兴两家公司身上。天眼查资料显示,2017年、2018年,通恒贸易因未按时提交年度报告,两次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8年11月该公司的抽查结果状态,已经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无法联系”,但该公司获得的预付款,却高达其注册资金的55000倍。

聚鸿兴也同样如此。第一财经登录天眼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查询渠道,均未查到该公司的任何相关信息。天眼查资料中只有一家名为福建安溪聚鸿兴工艺品有限公司的企业,但该公司的变更记录中,并无名称变更事项。

而中安重工虽然规模较大,但却诉讼缠身,并与三安集团关系微妙。天眼查资料显示,中安重工注册资金,由芜湖鑫奥文(下称“鑫奥文”)投资有限公司出资3600万元、占比9.47%,为二股东。而截至2017年底,三安集团对鑫奥文有1.8亿元其他应收款,性质为计划并购往来款,因买卖、承揽合同纠纷,中安重工的诉讼已经多达30起。

独自承受压力

身负巨额债务,资金却通过预付款持续流出,三安集团仍然选择将债务压力留给自己。

近几年来,三安集团的经营起伏不定,盈利能力显著下滑。根据三安集团披露,2015年至2018年一季度,该公司合并净利润分别为34.8亿元、17.5亿元、22.7元、6.61亿元,同期母公司净利润则分别为24亿元、-3.1亿元、-4.9亿元、-2.5亿元,这还是大量政府补助后的结果。

仅财务成本就给三安集团带来沉重负担。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一季度,三安集团财务费用分别高达9.55亿元、8.82亿元、12.5亿元、3.1亿元。这意味着,如果利用这些资金,降低财务成本,三安集团的盈利能力将会显著改善。

对三安集团来说,利润下滑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由于现金流持续流出,公司资金常年呈现紧张态势。合并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一季度,该公司经营净现金流入分别为-16.9亿元、-13.6亿元、12亿元、4408万元,投资净现金流分别为-13.3亿元、-30.4亿元、-42亿元、-5.3亿元,筹资净现金流则分别为67.8亿元、36.2亿元、28.8亿元、17.6亿元。

母公司的情况也与之相似。2015年至2018年一季度,三安集团母公司经营净现金流分别为-56.5亿元、-55亿元、13亿元、17亿元,投资净现金流分别为22.5亿元、-22.8亿元、-15.5亿元、-2.3亿元,筹资净现金流分别为53.6亿元、64.3亿元、15.1亿元、-7.5亿元。

经营现金流不容乐观,举债便成了重要资金来源,且债务规模持续攀升。三安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3月底,三安集团仅合并短期借款一项,余额就分别达到51.4亿元、90.6亿元、142亿元、169.8亿;到了2018年9月底,公司短期借款更是攀升至209亿元。

在母公司层面,债务同样一路上扬,且规模巨大。母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2015年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短期借款规模分别约为30.9亿元、84.5亿元、109.4亿元、133亿元。

债务规模居高不下,在手现金却逐年下降。合并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74.9亿元、65.9亿元,63.1亿元、48.6亿元。相对于去年3月底,公司合并货币资金大幅减少近28亿元;母公司同期货币资金分别为19.8亿元、28.8亿元、13.7亿元、4.97亿元。

除了2015年资金盈余44亿元,2016年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合并后的货币资金,与短期借款这一项负债之间的缺口,就分别达到24.7亿元、78.9亿元、140.4亿元左右,货币资金与短期债务的比例,已经从约68%,大幅下降到23%左右。

而母公司资金缺口更大。2015年底至2018年9月底,公司上述这项对比的资金缺口分别达到11.1亿元、55.7亿元、95.7亿元、128亿元,货币资金与短期债务比例,从60%锐减至3.5%左右。

三安集团1月21日晚间公告称,兴业信托、泉州金控、福建省安芯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三安集团签署协议,兴业信托等三方计划向三安集团增资不低于54亿元,泉州金控向三安集团提供6亿元流动性支持。

目前,泉州金控向三安集团提供6亿元流动性支持借款。三安光电称,经向三安集团核实,若方案顺利实施,可以大幅增加后者的现金流,改善财务报表结构,降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但各方增资比例、出资金额、支付方式、支付期限、后续安排等相关明细条款尚未明确,存在不确定性,最终以确定的方案为准。

大股东资金面波及上市公司

从公开信息看,三安集团百亿预付款的走向,似乎与上市公司三安光电并无直接关系,但三安集团仍在通过其他途径为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根据2017年报,三安光电对三安集团尚有18.51亿元长期应付款,其中子公司厦门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向三安集团借款16.51亿元;另一子公司福建晶安光电有限公司向三安集团借款2亿元。

不过,三安光电为三安集团提供了担保。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三安光电为三安集团、厦门三安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三安电子”,三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提供了5笔、共计近20亿元的担保。公开信息也显示,大股东对三安光电的资金占用、关联交易、预付款等资产,在三安集团并未出现。

近几个月来,三安集团的资金问题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已经波及到了三安光电。2018年12月底,中金公司下调三安光电评级至“中性”,将2019年预期净利润下调18%至34亿元,这还包含三安光电在2019年底能够成功将库存问题解决的假设;下调目标价40%至12元,对应14.5倍2019年市盈率。

早在2017年11月中旬,作为大白马的三安光电,股价就开始一路下行。从2017年11月13日盘中的历史高点29.8元(前复权)跌至2019年1月21日的盘中最低点9.23元,累计跌幅接近70%。而三安集团规模巨大的股权质押,已经引起市场警惕。

记者通过梳理公告发现,三安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三安电子股权质押动作不断。2019年1月16日~2019年1月18日,三安电子将其持有的3925万股三安光电股份(10.010, -0.17, -1.67%)(占公司总股本的0.96%),补充质押给申万宏源(4.340, -0.04, -0.91%)证券、光大证券(9.510, -0.18, -1.86%)、兴业证券(5.070, -0.03, -0.59%)。2018年12月27日~2019年1月3日,三安电子将其持有的5100万股三安光电股份补充质押给光大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兴业证券。2019年1月2日,三安集团将所持的1378万股三安光电股份补充质押给国开证券。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月21日,三安集团、三安电子已累计质押三安光电12.01亿股,占所持股份的76.75%。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合并有息债务余额246.6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209亿元,其中数十亿元将于2019年上半年到期。其中,“16三安MTN001”将于2019年3月4日到期,“18三安SCP003”将于2019年5月15日到期,金额分别为13亿元、5亿元。此外,2019年上半年,三安集团还有总额超过27亿元的贷款到期。截至2018年9月底,三安集团货币资金仅48.6亿元。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