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IT>正文内容
  • 主播“圆梦计划”被喊停 酷狗音乐陷入版权费纷争
  • 2019年06月05日来源:投资者网

提要:5月29日,针对近期掀起的音乐制作人维权风波,酷狗音乐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突然中止活动的原因是在“星愿计划”(圆梦计划)活动中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诉,反映音乐质量不达标,有商家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获利。

5月29日,针对近期掀起的音乐制作人维权风波,酷狗音乐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突然中止活动的原因是在“星愿计划”(圆梦计划)活动中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诉,反映音乐质量不达标,有商家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获利。

此前,酷狗因单方面终止“圆梦计划”,被指对音乐制作人与主播造成“上亿损失”,且从今年4月开始遭音乐人集体维权。但在酷狗的声明之后,一众音乐人也纷纷在微博进行反击,表示对酷狗关停计划的理由不理解,此外,酷狗因为部分音乐制作不过关而对其余音乐人“一刀切”的做法显然不妥,双方各执一词。

值得注意的是,酷狗直播的营收成为其母公司腾讯音乐(NYSE: TME)营收的重要组成。此次关停,是否意味着酷狗的直播业务已到天花板?

推计划造星

过去一年,酷狗直播在造星上有诸多动作。

2018年5月,酷狗推出了酷狗直播学院、新生态扶持计划,8月上线了直播造星节目《酷狗直播101》,9月又推出头部主播线下LIVE秀计划。2018年1月25日,酷狗直播在“2018音乐新声态发布会”上宣布其2018年歌手直播目标,对标2017年的295位直播歌手、1.23亿次直播进房人次、702张付费专辑发行和2.2亿元直播歌手营收,酷狗直播将在2018年完成入驻1000位歌手、3000张发行付费数字专辑以及5亿元数字专辑营收的目标。

此外,酷狗直播的营收成为其母公司腾讯音乐营收的重要组成。招股书显示,由全民K歌、酷狗直播和酷我音乐创造的社交娱乐收入占比由2016年的50.8%上升至2017年的71.3%。2019年Q1,这个比例达到72%。

截至2019年Q1,腾讯音乐总营收为57.4亿元,同比增长39.4%;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87亿元,同比增长17.4%。相比上季度归属于公司股东净亏损8.76亿元,本季度转盈。

2018年7月,酷狗发起一项名为“圆梦计划”的活动,酷狗旗下“5sing商城”作为原创音乐的定制交易平台,供音乐制作人和酷狗主播作为买卖双方在商城上进行选购交易,最后录制成曲上线。

据了解,“圆梦计划”更具体的内容,是酷狗希望通过打通数字专辑从制作到发行的线上线下流程,包括提供筹集资金、词曲制作、专辑发行等,帮助主播拥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在此之后,粉丝在直播间购买数字专辑支持主播。酷狗通过这种“数字专辑众筹+音乐电商”的模式,试图探索新的数字音乐消费方式。

该计划的运营模式是由参与计划的音乐人或音乐公司作为商家,制作原创歌曲demo,自主定价并上传至酷狗的“5sing商城”。酷狗的主播则通过粉丝众筹的方式获取资金来选购demo,然后定制属于自己的原创歌曲,而歌曲的版权则由归酷狗所有。在这其中,商家、主播、平台、粉丝各有所得。

但这个“完美计划”却只短短运行了几个月。

急速关停惹争端

2019年3月8日,酷狗突然通知将于3月25日关闭商城交易,叫停主播“圆梦计划”,然而酷狗却在3月22日便提前关闭,因此被指对音乐制作人造成“上亿损失”。据音乐制作公司称,损失的来由是公司受酷狗方委托为其垫资制作歌曲,但由于酷狗关闭商城的行为,导致歌曲未审核,费用也未结算。面对音乐制作方的不满,酷狗随后承诺将于4月17日重新开放商城,但至今仍未开放,随即引发音乐制作人的新一轮维权。

关于版权费,记者收到来自广州瑜泰传媒有限公司、上海妙一刻传媒有限公司等14家公司发布的“酷狗欠款”公示,根据公示粗略统计,共涉未结金额2253.7万元。截至发稿,记者暂未能从酷狗方取得对该金额的求证。

图为记者收到的音乐公司发布的部分“酷狗欠款公示”

涉事的上海妙一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音乐人郑冰冰提供给记者其在“5sing”音乐商城后台的订单记录显示:共122个订单,其中70首显示“作品审核通过”,其他则是“待平台审核”状态。

酷狗曾于4月份和5月份先后两次对事件发表声明。酷狗直播CEO谢欢在4月17日表示,中止计划的原因是发现“有音乐商家标高作品价格”、“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导致不公平竞争”等,5月29日的声明又称是因“大量主播投诉音乐质量不达标。”

此前,根据微博网友介绍,酷狗音乐面对有余额未使用且未选歌制作的主播提出两种退出方式:众筹资金直接退回,或者折合成直播平台道具。但对于音乐制作人,酷狗在4月15日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要求按底价折卖歌曲,一般3-5万的单曲版权费,被要求降到了3000或1万元出售给酷狗。

郑冰冰认为酷狗在事发之后提出的解决方式正显露其“真正目的”,表示“所有行为都是为了趁机压价。”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圆梦计划”之所以会被取消,或许是因为很多主播都没“红”。“这是酷狗音乐送给旗下主播艺人的福利,本来粉丝送的礼物是四六分,用户刷10块钱,主播拿4块,酷狗拿6块。现在酷狗这6块不拿了送给主播买歌,但最后很多主播买了歌没几个人红,酷狗又少赚了很多钱。”该人士表示,酷狗的这个计划是希望旗下主播都能当歌手,结果歌手泛滥,而歌的质量都不太好,才被迫停止。

针对上述相关说法,记者致函酷狗,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