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IT>正文内容
  • 股价一日腰斩!历经27个月酷派终复牌,市值不足小米百分之一
  • 2019年07月19日来源:证券时报

提要:曾经国产手机领域的风云代表——酷派,在停牌27个月后复牌却遭遇大跌,盘中一度暴跌超60%,截至收盘股价报0.385港元,跌幅46.53%,目前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较2015年6月29日的高峰缩水逾145亿港元。

曾经国产手机领域的风云代表——酷派,在停牌27个月后复牌却遭遇大跌,盘中一度暴跌超60%,截至收盘股价报0.385港元,跌幅46.53%,目前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较2015年6月29日的高峰缩水逾145亿港元。

而酷派从辉煌到没落的转折点,应该是2015年6月28日乐视入主的那一刻。乐视入主大半年,酷派不仅没有新品上市,而且仅两年时间便退出各种手机榜单。至少在手机江湖,酷派能够腾挪的空间已经非常狭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苹果、华为、VIVO、小米、OPPO五家厂商的国内市场规模合计达到79%,其他众多手机品牌分食剩下21%的市场。

今年1月18日,酷派发布公告称,委任27岁的陈家俊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而陈家俊的另一身份则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公子”。陈家俊在今日《致酷派人的一封信》中表示,9月份将在国内发布新品手机,并集中研发和营销力量,发力5G市场。

尽管有京基接盘,但面对已经被基金将其估值下调至0的局面,复牌后的酷派集团路在何方?

酷派复牌大跌,市值较高峰蒸发逾百亿

7月18日晚,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已满足所有复牌条件,于7月19日恢复买卖,满足复牌的条件包括:刊发所有未刊发的业绩报告,解决审计师提出的问题,评估公司状况。

今日复牌股价一度大跌超60%,截至收盘报0.385港元,跌幅46.53%,总市值19.38亿港元。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酷派总市值相较2015年6月29日市值顶峰已蒸发逾145亿港元,跌幅达到88%。目前酷派市值不到小米百分之一。

股价大跌有迹可循,复牌之前,酷派刊发了2018年度业绩报告,2018年酷派营业收入为12.77亿港元,同比减少62.19%,期内亏损4.1亿港元,相较2017年净亏损27.23亿港元同比减少84.92%,自2016年以来公司净利润累计亏损达到75.34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11.64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

2018年度报告还透露一个细节,作为以手机为主营业务的酷派集团,在硬件研发支出上投入仅为1亿港元,同行业小米在过去一年研发投入达到人民币58亿元,华为2018年度研发费用更是高达1015亿元人民币(尽管华为的研发投入并不全是用在手机上)。

在现金流方面,2018年度显示,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69亿港元,同比减少63%,仅这点现金用以维系公司运作以及提高公司在手机行业的竞争力可谓是杯水车薪。

酷派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2017年7月被基金大幅下调估值85%,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今年6月上旬,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对旗下基金持有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这意味着在基金经理眼中酷派集团股票已没有任何价值。

酷派曾拥有辉煌时刻,作为“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的一员,酷派手机在安卓兴起以及随后的4G时代,出货量一度排进国产手机前三,远远领先OPPO、VIVO。公开财报显示,酷派2012年至2014年这三年营收规模从143亿港元、196亿港元增至249亿港元,2014年度净利润为5.14亿港元。

然而命运从2015年乐视入主那一刻开始急转直下。

从巅峰到没落,酷派经历了什么?

2012年至2014年,是酷派最辉煌的日子。这三年,酷派是中国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之一,占中国手机市场整体份额约10%,排名国产手机前三。

但此后酷派却一落千丈。短短几年,酷派为何快速崛起又为何快速坠落?

从酷派发展轨迹来看,酷派当初崛起主要得益于中国电信行业在2008年发生巨变,运营商被整合为移动、联通、电信三家,之后工信部向整合后的三家运营商发放3G牌照。三大运营商为快速抢占市场份额,采用加大对手机制造商补贴力度办法,大量购进3G手机,存话费赠手机的活动从2008年开始火遍全国。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开始投入大量精力研究安卓系统,最终做出系列中低端安卓手机,完成和运营商的深度捆绑,酷派借此一举跻身3G时代四大国产品牌“中华酷联”之列。然而和运营商的深度捆绑后也带来了弊端:过度依赖运营商及缺乏线下实体店渠道、缺乏线上电商渠道,缺乏核心技术等。

为寻求转型,2015年5月6日,酷派选择与奇虎360联姻。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9.5%股权,这被业内解读为酷派突围的一个信号。得益于此,酷派股价被拉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2015年6月29日股价最高达到3.272港元。

但是这段“婚姻”维持仅1个多月,以乐视“抢婚”入股宣告结束。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高于市场价3.508港元/股的价格从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手里买下7.8亿股酷派股份,占酷派已发行股本的18%,总代价27.4亿港元(约人民币21.9亿元)。就此乐视高调入股酷派,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度以1.9港元/股的价格从郭德英手中买下5.5亿股酷派股份,乐视持股比例上升至28.82%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乐视入股酷派后,360指责酷派违反限制竞争协议,要求酷派以14.85亿美元的价格回购360手中所持有合资公司49.5%的股份,或者360以2.29亿美元的价格认购酷派在奇酷科技所有的50.5%的股权。最终酷派把奇酷科技低价卖给了360,长达一年多的撕扯,耽误了酷派的发展,在快速迭代的手机行业,一年意味着原来的江湖早已面目全非。

遗憾的是,乐视收购酷派后,并没有挖掘酷派技术层面的优势,而是饮鸩止渴地追求销量,这对低价格、低毛利、靠着运营商补贴的酷派而言无疑是一场噩梦:这意味着卖得越多,亏损就越多。乐视这一做法加速了酷派资金断裂。同时,让酷派融入乐视的大生态,成为“生态化反”一员,无疑更让深陷亏损的酷派雪上加霜。有市场人士认为,乐视收购酷派不是看中了酷派的技术积累,而是想通过收购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将乐视生态圈这个饼画得更大。

比亏损更致命的是,乐视手机的亏损全面传导至乐视生态圈,造成资金链断裂,酷派也因此受到了严重影响。

2015年,酷派营收急剧下滑,从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降至2015年的147亿港元,同比下滑41%,2016年酷派营业收入继续下降至79.69亿港元,彼时净利润亏损高达44亿港元。与此同时,酷派股价开始一路下跌,最低下探至0.66港元,截至酷派集团停牌时,其股价停留在0.72港元。不难看出,资本也并不看好乐视入主酷派。

在资金危机的拖累之下,无论是电商渠道还是线下渠道,酷派都开始全面败北。昔日同一梯队的联想、中兴、华为将自己远远甩在身后,而小米、OPPO、VIVO等后起之秀也在不断蚕食自己的份额。

或因于此,有投资圈人士戏称,乐视就像是酷派吞下的一枚毒丸,至今未缓过神。

酷派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2018年1月,贾跃亭为化解乐视危机,以8.07亿港元价格出售酷派8.97亿股份,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持有的酷派股权降至10.95%,从此不再是酷派的最大股东。而接盘方威日创投有限公司则持有酷派17.83%的股权,也因此晋升为第一大股东,酷派从此易主。

2019年1月17日晚,酷派发布公告称,自1月17日起,陈家俊先生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公司行政总裁及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公告显示,陈家俊今年27岁,拥有南加州大学的金融学硕士学位。陈家俊的另一个身份是京基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华的二儿子。

获京基集团入主之后的酷派,将走向何方也是市场关注焦点。今日,陈家俊在《致酷派人的一封信》中表示,酷派目前海外业绩稳中有进,9月份将在国内发布新品手机,并结合26年的技术沉淀,集中研发与营销力量,尽快发力5G市场。

在2018年年报中,陈家俊在行政总裁报告中亦透露,未来将加大东南亚市场、南亚市场及非洲市场的布局,拓宽销售渠道。此外,作为国内5G标准制定方之一,集团致力于开发下一代5G技术及智能终端,2019年将继续投资于5G研发并持续进行测试以满足5G商用标准。然而尴尬的是,酷派去年的研发投入,仅仅只剩1亿港元。

不同于其他行业,手机行业一旦衰退便很难自救,比如最初的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HTC等市场占有率非常高,尤其是诺基亚。在面对安卓的崛起后,诺基亚连连丢失市场份额,虽然经过多方努力包括与微软联姻,依然没能挽救其颓势。

还有TCL、联想、中兴也是如此,手机品牌一旦失势,就会迅速被其他品牌替代,被消费者排除在购买名单外。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iont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份额报告》,在手机品牌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线上市场排名前五的厂商占据了79%的市场份额,依次为荣耀(24%),小米(22%)、华为(16%)、苹果(10%)、vivo(7%)。

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酷派原有的优势是跟运营商之间良好的关系,尤其在5G时期,运营商可能还会有些补贴,相对于竞争对手形成一些优势,酷派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获得发展。

希望酷派能够在5G时代证明自己。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