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创富志>正文内容
  • 汤子嘉:从小就为接班做准备
  • 2014年03月24日来源:南方企业新闻网

提要:相比传统的“富二代”,他们更愿意成为他们自己,他们就是中国的“创二代”。

从左到右:“中关村之父”段永基之子段刘文、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之子刘畅、台湾永丰余集团董事长何寿川的千金何奕佳、汤臣集团创始人汤君年之子汤子嘉。

 

从左到右:“中关村之父”段永基之子段刘文、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之子刘畅、台湾永丰余集团董事长何寿川的千金何奕佳、汤臣集团创始人汤君年之子汤子嘉。

从“富二代”到“创二代”

文:旺财 子轩 摄影:覃斯波 陈晨(接力中国协会提供)

2013 年,刘畅接替父亲刘永好,成为新希望六和公司董事长。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第二代正在走向前台。2011 年,张兰之子汪小菲正式接任俏江南餐厅集团 CEO 的职务;同年,任正非之女孟晚舟担任华为常务董事兼 CFO;而柳青,商界传奇柳传志的女儿,早在 2008 年就已经成为高盛(亚洲)集团执行董事。

根据《福布斯》中文版去年发布的“中国现代家族企业调查报告”,在中国的家族企业中,一代掌权的企业有 645 家,占比超过九成;二代完成接班的为 66 家,较 2012 年上升了 21 家,占比接近 10%。

欧美家族企业在数百年沧桑中积累了丰富传承经验和方法,早已解决二代传承的框架问题,而中国的家族企业在代际传承上依然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受儒家文化影响较重的中国企业更希望能保持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权,注重从家族内部选定继承人,父业子承的思维根深蒂固。

在这期的封面报道中,我们选取了四位中国企业家的第二代样本。他们都生于 70、80 年代,有着海外留学背景,依靠知识成功转型,在家族或自己的领域里闯出一片天地。有的子承父业,用科学化的管理手段改造着家族企业,如汤臣集团的少帅、汤君年的儿子汤子嘉;有的独辟蹊径,开创新的事业版图,如台湾永丰余集团董事长何寿川的千金何奕佳,在大陆打造她的有机产品帝国;有的并未继承家业,而是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全新事业,如“中关村之父”段永基之子段刘文,与朋友共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汉朗光电,又如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之子刘畅,除了作为缪斯客公司创始人,还投资了京城炙手可热的时尚酒店 Temple。

相比传统的“富二代”,他们更愿意成为他们自己,他们就是中国的“创二代”。

汤子嘉:从小就为接班做准备

文:子轩 编辑:彭朋

汤臣集团少帅汤子嘉。2004年,因父亲汤君年突然去世,年仅24岁的汤子嘉“几乎在一夜之间,被迫长大”。

汤臣集团少帅汤子嘉。2004年,因父亲汤君年突然去世,年仅24岁的汤子嘉“几乎在一夜之间,被迫长大”。

汤子嘉的父亲是被称为“浦东开发第一人”的汤君年。和内地的很多富二代不同,从小汤子嘉就意识到自己特殊的身份。他说自己一直被“洗脑”,时刻为接班做准备。2004 年,因父亲突然去世,年仅 24 岁的汤子嘉“几乎在一夜之间,被迫长大”。他在两年内将原本 110 公斤的体重降到 65 公斤,如今连西装都穿 XS 的尺码。“尺寸小了,但心变大了”。和第一代凡事都冲锋陷阵在一线不同,汤子嘉更推崇“家族管理者”的身份。早上打高尔夫,每天 9 个洞,晚上绝对不熬夜。

汤子嘉和弟弟汤珈铖一直都是时尚杂志追逐的热门人选。他们的母亲是获得两届金马奖影后的徐枫,父亲则是被称为“浦东开发第一人”的汤君年。

“每次在公司门口,都有很多女孩子等我弟弟。”哥哥汤子嘉说,“因为珈铖很帅。”《福布斯》杂志甚至撰文说,“如果拍摄中国版的《绯闻女孩》,哪些人可以作为男主角 Chuck Bass 原型?汤臣集团副主席兼执行董事汤子嘉和他的弟弟汤珈铖也许都可以。”

眼前的汤子嘉,清瘦腼腆、说话轻声细语。和内地的很多富二代不同,从小,汤子嘉就意识到自己特殊的身份。“我妈妈是影视圈里的大姐大,性格豪爽。屋子里,一天到晚都是大明星来来往往。林青霞、张曼玉……”

汤子嘉在儿时就知道:“无论在舞台上或者商场中如何耀眼,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其实都是平常人而已。耀眼,都是给别人看的。二代也是如此。”

汤子嘉 24 岁那年,父亲汤君年出差香港,骤然病逝。“我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迫长大。”他笑:“后来,我才意识到能安然地做二代,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现在,汤子嘉叫自己“一代半”。

学会父亲的预测力

目前,汤子嘉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天津。天津是汤臣集团在内地仅次于上海的投资地。闲暇之余,他会陪母亲周游世界。

2009 年,汤子嘉第一次来到天津。“感觉整个城市的颜色灰灰的。”但经过长期考量之后,汤子嘉预感到天津“不可限量”。因为汤子嘉发现,天津不仅有空客,还有滨海新区,“变化将会很大”。这种预测力,和他童年跟随父亲做生意有关。

二十多年前,汤子嘉和父亲一起来到上海。那是汤君年在上海取得的第一块土地:“有一天早上七八点钟,我父亲叫醒我,说我们出发去看看将要开发的土地。奇怪的是,那时候,从浦西到浦东还要坐船。浦东当时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到处都是农田,芦苇长得比我还高。”

站在一片荒地之上,父亲告诉他:“这里将来要建成高档别墅区和高尔夫球场。”对此,少年汤子嘉完全不能想象。

多年后, 他才完全理解了父亲的魄力。在一般人眼里,“父亲作出投资浦东的决定,无异于一场赌博”。可后来,“我真切感受到了他谋划未来的眼光。”

在徐枫眼里,汤君年是全家最果敢前瞻的人。“妈妈还总是说我们兄弟俩,怎么那么保守?”汤子嘉笑言。

事实上,汤子嘉认为,“一代和二代企业家面临的时局,已经全然不同。”他慢慢分析道:“以前,只需要胆子大就能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二代更注重引进科学化管理,趋向稳健。这其实并不容易,一开始接班的二代通常会急于求成。”“我们已不敢说是年轻人,而是中青年人。过于高速发展,我们这一代终究要付出代价,比如雾霾。”

不过, 倾向于稳健的汤子嘉并不会囿于困守一城一地。很快,他就出击天津了。如果把上海比喻为曼哈顿,那么天津就是芝加哥。“作为一个历史名城,它在海河边上肯定需要一张名片。”汤子嘉最终选择的地段就在海河边上,这里是繁华的城市中心,步行到天津火车站只需要十分钟。所以他觉得:“天津汤臣津湾一品不仅只针对天津客户,还针对北京客户。”

苦行僧悟道

汤臣在进入内地 18 年后,终于首次走出上海。这一切,并不容易。

2004 年父亲突然辞世,“集团甚至一度陷于停顿。”汤子嘉回忆说。那一段日子,24 岁的汤子嘉“每天都哭,一直哭了一个月”。

汤子嘉心里一直存有一个未解开的心结。“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晚上,我下班回来了。他在客厅坐着,看起来很想和我说话。”当时大约晚上 7 点,不知为什么,汤子嘉一转身就走进了自己房间。

多年之后,他依然记得父亲的眼神。“深深的一眼,特别想和我说话。”

那段时间,汤子嘉和集团举步维艰,“妈妈带着两个年轻的儿子,在生意场上受够了欺负。”家人的情绪跌到最低谷。一天,李连杰来到汤家,见此情景,立即提议一起出游。当时, 李连杰已经皈依了藏传佛教。“他把自己的师父介绍了给我们。”

于是, 汤子嘉和妈妈开始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旅行。“寺庙很偏远,从上海飞到青海后还要坐一天的车。”他记得:“庙里有电无水,洗澡还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打水。”住在清静的寺庙里听高僧论道,汤子嘉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振作起来。

苦行僧的生活,令他顿时开悟。从小到大,汤子嘉都很胖。从青海旅游归来,他决定减肥。他自制了一个减肥食谱,每天不吃淀粉类食物,早餐只喝自制含有山药、薏仁、枸杞等的精力汤,中午是苹果(528.7, -2.56, -0.48%)、番茄、奇异果以及蛋白沙拉,下午饿了就以葡萄干充饥,晚上照样应酬。

当然, 汤子嘉也很注意科学饮食,他的减肥食谱每一次只持续两周就停止,然后等到下个月再循环继续——“否则,身体会因为摄取不到基本的营养而受损。”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年,他将原本 110 公斤的体重降到现在的 65 公斤,如今连西装都是穿 XS 的尺码。妈妈徐枫骄傲地把儿子的食谱公布在网上:“难以想像,子嘉有如此巨大的毅力。”

“尺寸小了,但心变大了。”汤子嘉如此形容自己的改变。

2010年10月,汤子嘉去甘肃支教,图为他造访甘肃礼县二中学生的家。同年,汤子嘉发起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的慈善项目:“汤臣集团甘肃希望之旅·新长城自强班子嘉班”。

2010年10月,汤子嘉去甘肃支教,图为他造访甘肃礼县二中学生的家。同年,汤子嘉发起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的慈善项目:“汤臣集团甘肃希望之旅·新长城自强班子嘉班”。

蜕变成“少帅汤子嘉”

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汤子嘉觉得父母从小就在给他“洗脑”,时刻为接班做准备。“父亲很早就把我带在身边。让我观察他如何谈生意、怎样待人接物。”

汤君年性格坚毅,18 岁起从窗帘生意开始,最终成了叱咤港澳的楼王。性格强势的父亲,在 1999 年安排汤子嘉以总裁助理的身份加入公司,“父亲常告诫我,考虑问题要全面,要学会观察和分析。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想着做、不要抢着做。”

大学毕业,刚刚回归家族企业的汤子嘉一开始,“非常着急想把事情做大。”那时,他的感觉是“不管做什么,父亲都会骂我”。

一天,公司来了一个傲慢的客人,态度桀骜不驯甚至对售楼小姐动手动脚。汤子嘉强忍怒气,把房子卖给了这位客人。没料到回到家中,父亲把他大骂了一顿。这一次,汤子嘉被骂哭了。“父亲说,这样的客人不应该为他服务。他搬进来会坏了整个社区的气氛。”

现在,汤子嘉很怀念被父亲骂的日子。“以前,他否定我时,我很不明白。 现在,我才知道当年的自己目光短浅。”

早在 1994 年拿到陆家嘴汤臣一品地块时,汤君年已经以符合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定位去设计和规划该住宅。这个项目经过了整整 11 年的精心酝酿,仅仅是屋顶的造型就改动了 36 次,母亲徐枫甚至全程参与了样板间的设计。

父亲去世后,这个凝聚公司多年心血的楼盘正逢宏观调控,每平方米 10 万元的定位,比起当年的豪宅价格几乎贵了一倍。当时的汤臣一品,4 年仅售出 4 套,成为滞销楼盘。2008 年下半年,这个烫手山芋交到了汤子嘉手中。

“我意识到整个营销方案出了问题,需要调整与改变。以前,汤臣一品不接待媒体,看房者必须先提供 200 万元以上的资产证明,连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它的具体地址。”汤子嘉按照自己的思路,对销售、企划两大部门进行了调整,同时推出一些更贴近市场的营销策略。比如,把看房验资的规定废除掉,还把每周二下午设定为媒体接待日,同时开放中介市场,并在原有 A 栋大户型产品的基础上,新推出 C 栋总价稍低的小户型豪宅。“我最初的想法是,‘一品’要摆脱之前最贵的项目符号,回归到楼盘本身的价值,我们要做调整,应该用开放的心态来经营。”

此后,汤臣一品一路高歌。少帅汤子嘉从此令人刮目相看。

“我比同龄人成熟”

在一步步长大的日子里,汤子嘉也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心酸。“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以后,我比同龄人成熟。但是,凡事都有代价。现在的心境很麻木,有时宁愿不要成长。”

有一年,他决定去甘肃支教。到了礼县,他对当地的高中进行了捐赠。在班上,当他把书本和捐款递给孩子们时,“我无意中看到一个特别纯洁真诚的眼神。”一刹那,汤子嘉被感动了。此后,子嘉班的捐赠活动一直持续着。

现在,妈妈徐枫是重大事务的最终决定人,汤子嘉负责汤臣在内地的发展规划,弟弟汤珈铖则负责香港上市公司的具体事宜。“有重大事情,三个人会商量。”

汤子嘉和弟弟汤珈铖的成长环境基本一样,两人同一年出国读书,就读于同一所学校。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香港和国外的生活时间都超过内地。但两兄弟性格迥异。汤珈铖深居简出,被外界称为“小股神”,15 岁进入股市圈就如鱼得水,现任汤臣集团副主席。汤子嘉则性情温和外向,他喜欢皮克斯动画,还喜欢带母亲周游世界。这一点尤其令徐枫骄傲:“你何曾看到别的大孩子,整天带着妈妈出游?但是,子嘉就办得到。”

每天下班后,汤子嘉更愿意直接回家。自嘲过着老年人的生活。“我属于临危受命”,他说:“但从内心来讲,我宁肯成长得缓慢一点,开心一点。”

和第一代凡事都冲锋陷阵在一线不同,汤子嘉更推崇“家族管理者”的身份。他淡然而有序地进行着管理。早上打高尔夫,每天 9 个洞,晚上绝对不熬夜。“一个科学的管理流程,比起让创始人亲力亲为要有效得多。”在上海交通大学修完 EMBA 学位的汤子嘉,有着和父亲迥然不同的思路。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