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创富志>正文内容
  • 郭广昌:30年前省下两顿饭钱就为了喝一次青岛啤酒
  • 2017年12月21日来源:澎湃新闻

提要:30年前,还是“穷学生”的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曾为了喝一次青岛啤酒省了两顿饭;30年后,郭广昌成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30年前,还是“穷学生”的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曾为了喝一次青岛啤酒省了两顿饭;30年后,郭广昌成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2017年12月20日,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简称“复星国际”,00656:SEHK)及其子公司(简称“复星”)宣布与朝日集团控股株式会社(简称“朝日集团”2502: TYO )签署协议,以每股27.22港元的价格收购其持有的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青岛啤酒”00168:SEHK, 600600:SH)合计243,108,236股H股,交易总规模约66亿港元(约合55.48亿元人民币)。

交易之后,复星持有青岛啤酒总发行股份数约17.99%,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此次交易预计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

在宣布收购青岛啤酒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之前,有消息称复星刚刚卖掉了其位于英国伦敦金融城和悉尼的两栋高档写字楼。虽然,两者之间并无法证明有何种联系,但一手卖出一手买入的时间如此接近却依然令人玩味。

朝日集团投资战略重心或从中国转至欧洲

青岛啤酒是中国最早的啤酒生产企业之一,其历史可追溯至1903年由德、英两国商人投资设立的日耳曼啤酒公司青岛股份有限公司。如今,青岛啤酒在全国20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拥有60余家啤酒厂,年产量达80亿升。

2009年8月,朝日集团以大约6.665亿美元购入了青岛啤酒19.99%的股权。当时,业内普遍认为,朝日集团入股青岛啤酒是看中了青岛啤酒发达的销售渠道,并希望以此带动朝日集团啤酒产品的销售。

不过,时隔七年之后,朝日集团的发展重心也开始出现转移。

自2016年开始,朝日集团陆续撤出在华投资版图:2016年9月,朝日集团宣布将其持有的康师傅朝日饮料控股有限公司10%股份以334亿日元(约20亿人民币)价格转让给康师傅及其母公司顶新国际集团;2017年6月,朝日集团又将剩余20.4%的股份以6.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亿元)转让给康师傅。

2016年12月,朝日集团还将其持有的朝日乳业100%股权、朝日农业100%股权分别以5499.91万元和2757.6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新希望乳业。

在逐渐缩减在华业务的同时,朝日集团却加大了在欧洲市场的投资力度。2016年,朝日集团陆续收购了原南非米勒(已被百威英博收购)旗下3个欧洲品牌啤酒,以及百威英博旗下5个东欧啤酒品牌。

正是因此,朝日集团转让青岛啤酒股份一事也并不令市场感到意外。《华尔街日报》2017年1月曾报道称,朝日啤酒集团总裁小路明善接受采访时表示,对青岛啤酒的投资完全从财务角度出发,他更希望发展一种更广泛的、能够充分利用朝日啤酒技术或品牌的业务关系。而根据彭博社报道,小路明善曾暗示,如果到2017年底,这些加深合作的想法还没有落实的话,就会考虑撤资。

直到10月12日,青岛啤酒方面表示,“出于商业考虑”,日本朝日啤酒株式会社拟清仓转让其所持19.99%的青岛啤酒股份。这一消息终于证实了此前朝日集团有意撤资的传闻。

郭广昌:30年前省下两顿饭钱就为了喝一次青岛啤酒

此后,市场上也曾传出过一些国外意向买家的名字。不过,最后从朝日集团手中购得青岛啤酒股份的却是中国企业复星。

近年来,复星明确提出了要深耕健康、快乐、富足领域的战略目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啤酒也确实可以归入快乐这一领域中。对于收购青岛啤酒股权一事,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表示,“通过将青岛啤酒的品牌、产品与复星高效的运营模式及全球快乐生态系统嫁接,我们对青岛啤酒的未来前景有信心,我们相信青岛啤酒将引领啤酒消费升级趋势,服务广大消费者品质生活、美好生活的追求,从而实现品牌价值和市场份额的持续增长。”

郭广昌说,“青岛啤酒是中国领先的啤酒企业,也是成功打入国际市场的中国驰名品牌,复星非常荣幸成为青岛啤酒的股东并愿意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啤酒的产品矩阵包括中高端产品,其主要品牌包括青岛啤酒、崂山啤酒、汉斯啤酒等。2017年前三季度,青岛啤酒实现营业收入233.8亿元人民币(约合35亿美元),实现净利润18.7亿元人民币(约合2.76亿美元)。

不过,除了考虑到青岛啤酒在中国市场的份额、销售业绩以及与复星已有产业、资源的互补之外,郭广昌似乎对于青岛啤酒也有着更为特殊的情感。在复星宣布收购青岛啤酒股份的同日,郭广昌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了名为《郭广昌: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的文章。

文章中谈到了30年前,郭广昌就读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在从上海一路向北骑行调研时,与青岛啤酒的“初见”。

“抵达北京后,我把自行车卖了,换来一点回程的旅资,途中我第一次路过了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这次长途骑行考察,穷学生一个,毕竟还是有几分囊中羞涩。要知道,那时的青岛啤酒还是凭票供应,是很奇缺的‘大牌奢侈品’。但既然到了青岛,怎么能不利用地利的优势,尝一尝青岛啤酒。”郭广昌回忆,他盘点了一下所剩的旅资,在吃饭和喝酒的问题上,还得“二选一”。仔细盘算了一下,他省了两顿饭,终于喝上了青岛啤酒。

“30年过去了,每次在海外出差有那么几天,总要当地找一家中餐厅犒劳一下自己的胃。毫无例外的,青岛啤酒总是必点的佐餐酒水;几乎毫无悬念的,每家中餐厅都供应着来自中国的青岛啤酒。”在郭广昌看来,30年沧海桑田,中国经济早已告别了短缺时代,青岛啤酒也产量大幅跃升、全球排名靠前。

文章中也谈及了复星此番收购青岛啤酒股权的一些考虑。郭广昌透露,在和朝日的谈判沟通过程中,复星也一直在思考,作为第二大股东如何更好地促进青岛啤酒的发展。

有趣的是,30年前,郭广昌曾为了喝一次青岛啤酒省了两顿饭;而30年后,在宣布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前,有消息称复星刚刚卖了其位于英国伦敦金融城和悉尼的两栋高档写字楼。虽然两者之间并无法证明有何种联系,但一手卖出一手买入的时间如此接近却依然令人玩味。

就在今年11月,英国媒体报道称,复星集团成功将位于伦敦金融城的Lloyds Chambers大楼转卖给来自美国纽约的私人投资者,成交价格为1.05亿英镑(约合9.13亿元人民币)。

两天前,外媒又报道称,复星集团或将位于悉尼的一处名为“悉尼北塔”(North Sydney)的办公楼以1.425亿澳元(约合2亿元人民币)价格售出,而复星2015年买入的价格是1.165亿澳元。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