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财经眼>正文内容
  • 天龙集团18亿并购爆雷致商誉减值14亿 连续两年亏损大股东减持套现逾14亿
  • 2019年04月26日来源:长江商报

提要:4月23日晚,天龙集团披露了2018年年报。不出所料,公司的经营数据极为难看,营业收入达到79.68亿元,同比增长15.88%,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巨亏9.06亿元,同比大降192.4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03亿元,同比下降146.36%。

冯毅三兄弟成功割完一轮韭菜后,天龙集团并购接连爆雷,经营业绩沉入谷底。

4月23日晚,天龙集团披露了2018年年报。不出所料,公司的经营数据极为难看,营业收入达到79.68亿元,同比增长15.88%,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巨亏9.06亿元,同比大降192.4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03亿元,同比下降146.36%。

这是天龙集团2007年以来第二个年度亏损,也是最大规模亏损,另一个亏损年度是2017年,亏损金额为3.10亿元。

连续两年亏损合计亏损超12亿元,源于天龙集团此前诡异并购埋下的祸端。

2014年至2016年,天龙集团实施互联网+转型,相继高溢价收购了北京智创、北京优力及北京煜唐各100%股权,合计耗资18.68亿元,由此形成商誉15.32亿元。

然而,在业绩承诺第一年,三标的几乎全部兑现了业绩承诺,此后接连爽约。去年是承诺期满第一年,经营业绩更是一地鸡毛。为此,连续两年,天龙集团计提商誉减值4.84亿元、9.61亿元,合计高达14.45亿元。

备受质疑的是,在经营业绩爆雷前,公司实控人冯毅三兄弟及股东程宇实施了大规模减持。据长江商报记者初略统计,这些减持合计套现约14.50亿元。

疯狂并购后接连巨亏

疯狂并购之后的天龙集团正在吞苦果。

继2017年巨亏3.10亿元之后,去年,天龙集团再次巨亏9.06亿元,同比大降192.40%。

接连巨亏源于商誉减值。4月23日,天龙集团发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显示其2018年度资产减值损失共计10.04亿元,除了3865.61万元坏账损失和485.44万元固定资产减值损失外,就是商誉减值准备损失。

此次计提合计高达9.61亿元商誉减值准备,主要涉及北京智创、北京优力及北京煜唐三家子公司,其商誉减值损失分别为4405.36万元、1.42亿元、7.72亿元。

高达10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天龙集团跌入亏损泥潭。而在2017年,其亏损也是因为商誉减值。当年,天龙集团对上述三家标的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分别为0.36亿元、1.35亿元、3.13亿元,合计为4.84亿元。

频繁发生商誉减值源于上述三标的经营业绩远未达预期。

天龙集团前身为成立于1993年的广东肇庆油墨厂,2010年在创业板挂牌。资料显示,当时,公司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水性油墨生产企业。然而,无论是上市前还是上市后,其经营业绩均不理想。

2007年至2009年,其净利润从2245万元增长至3645万元,IPO报告期倒是稳步增长。但上市首年,净利润就下滑至2572万元。而且,这种下滑之势一直保持到2014年。期间,2013年有极其微弱增长,2014年净利润低至155万元,扣非净利润更是只有47万元。

其实,早在2012年,天龙集团就忙着并购以提振业绩。2012年至2013年,其相继收购了天亿林化100%股权、林缘林化100%股权、美森源林产60%股权、金秀林产60%股权。这些并购主要是公司产业链延伸,与其主业存在关联。从实际效果来看,显然是没有效果,2015年年报披露,7家林产化工子公司全线亏损。去年,美森源仍然亏损1124.05万元。

2014年,公司耗资6000万元收购广州橙果60%股权,溢价高达16倍。业绩承诺为,2014年至2016年扣非净利润1300万元、1755万元、2369万元,实际数为1313万元、150.57万元、362.89万元,连续2年不仅未达标,且只有承诺数零头。去年,其亏损45.72万元。

从2014月10月开始,A股牛市行情开启之际,互联网+、新媒体、文化娱乐等热点兴起。天龙集团不愿坐以待毙,而是一头扎了进去。短短2年,完成了对北京智创、北京优力、北京煜唐收购,分别作价2.82亿元、2.66亿元、13.20亿元,合计达18.68亿元。

备受质疑的是,这些并购的溢价率分别高达23.54倍、34.60倍、13.07倍,由此形成商誉高达15.32亿元。

上述巨额商誉减值就源于这些标的业绩未达预期。以北京煜唐为例,2017年,其业绩承诺数为1.69亿元,去年是其承诺期满第一年,净利润只有6110万元,仅为上年的三分之一。

股东套现叠加人事动荡

与并购标的爆雷相对应的是,爆雷之前,相关人员提前套现离场。

仍以并购标的北京煜唐为例。当初收购之时,天龙集团向程宇、常州长平、上海进承、芜湖联企等发行股份收购北京煜唐,业绩承诺人为程宇和芜湖联企。

2015年至2017年为业绩承诺期满,北京煜唐均完成了业绩承诺,期满后业绩大幅下降。而在业绩下降前,北京煜唐原实控人程宇大肆减持。

公告显示,2016年12月1日,其减持910万股,套现3亿元。2017年至2018年,又通过减持套现1.03亿元,两次合计套现4.03亿元。

在割韭菜方面,与程宇相比,天龙集团的实控人冯毅三兄弟毫不逊色。2016年11月底至12月的一周时间,冯毅、冯华、冯军三人合计减持276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3.80%。

此前的2013年、2014年,冯毅兄弟也曾进行过大幅减持。

根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估算,两轮减持下来,冯氏兄弟共计套现约为10.49亿元,加上程宇的减持套现,实控人和重要股东合计套现约为14.50亿元。此外,公司董监高廖星、陈铁平(包括其亲属)等也多次减持套现。

令人担忧的是,实控人及重要股东套现之后,天龙集团经营能力急剧下降,去年爆发人事地震,多名高管离职。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资产不过25.14亿元,而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到12.28亿元,接近一半。短期债务3.31亿元,货币资金2.16亿元,去年,其经营现金流净流出0.77亿元,同比下降166.08%。如此境况下,虽然营业收入持续高增长,再加上面临商誉继续减值风险,短期内,天龙集团想实现真正的扭亏为盈不是件易事。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