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财经眼>正文内容
  • 中昌数据连环爆:子公司业绩变脸孙公司分崩 高管辞职
  • 2019年12月09日来源:上证报

提要:海运是传统产业,市场给不了高估值可以理解,数字营销概念热炒,市场倒是可以给高估值,可公司又交不出好的业绩。为何转型之路如此难走?

当初憧憬转型的投资者做梦也不会想到,“弃海入网”只是昙花一现,仅仅时隔4年,中昌再度来到命运的崖边。

过去2个多月,中昌数据接连爆雷——先是控股股东三盛宏业陷入债务危机,再是董事及其他高管纷纷辞职,又是旗下核心公司失控。冰山仅露出一角,记者调查发现,中昌数据另外两个核心资产——博雅立方、云克科技盈利能力也在承压,一旦在全年业绩中体现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将进一步影响公司业绩。此外,控股股东债务问题仍在拖累上市公司日常运行。

利用“换赛道”爬出困境,却再次陷入泥潭,中昌的转型经历令人唏嘘,可这正是部分A股公司转型的真实写照。过去几年,层出不穷的新鲜事不仅诱导投资者追逐概念,也让不少公司迷失方向,它们总把业绩不好归因于行业,以为换个新兴行业就能一蹴而就,却不想风口从来都是为深耕者准备的,为了一时投机跨界而来,只会成为最先掉下来的“猪”。

亿美汇金失控仅是冰山一角

12月6日,中昌数据宣布,对给公司贡献主要利润的孙公司亿美汇金失去控制,预计将对公司造成重大影响——2019年前三季度,亿美汇金营业收入占上市公司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为19.60%,同期亿美汇金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占上市公司的比例为59.69%。

中昌数据在4年前启动转型后,连续收购了3个核心资产——博雅立方(全资子公司)、云克网络(全资子公司)、亿美汇金(持股比例为55%),均为数字营销行业。除了亿美汇金,其他资产也出现了问题,种种迹象已在三季报中显露。

先看博雅立方,虽然三季报不披露下属子公司具体财务状况,但从公司所得税费用变化可见一斑。前三季度,中昌数据所得税费用为570.4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45%,甚至低于上半年的924.64万元。这意味着,中昌数据在第三季度的所得税费用为-354.22万元,而公司给出的原因是,博雅立方业绩下滑。根据税法规则,所得税费用为负,说明上市公司当期出现了亏损。

显然,博雅立方拖累了中昌数据整体业绩,而且博雅立方甚至出现了亏损。今年上半年,博雅立方净利润为2514.99万元,而中昌数据合并报表中的净利润为6148.56万元(云克网络、亿美汇金贡献较大,中昌数据母公司有2245.42万元的亏损)。

假如在第三季度,云克网络、亿美汇金及上市公司母公司的净利润表现与上半年保持一致,那么,博雅立方在第三季度很可能是业绩亏损,甚至还抵消了云克网络、亿美汇金的同期盈利,这与其上半年的盈利形成鲜明反差。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是博雅立方完成业绩承诺后的第一年。“卡点”完成业绩承诺后,博雅立方就开始业绩“变脸”,这不仅会影响上市公司当期业绩,还可能导致公司大量商誉需要计提减值。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中昌数据商誉高达21.56亿元,其中博雅立方的商誉为7.82亿元。

擅长“卡点”完成业绩承诺的还有云克科技,根据此前约定,云克科技2017年至2019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200万元、9700万元和1.27亿元。而在今年上半年,云克科技这一盈利指标为6388.59万元,恰好是当年承诺业绩的50.3%。

而在2018年,云克科技已经为了扩大收入规模而降低毛利率,导致当期利润不达承诺。而且,这还是建立在云克科技对大客户给予3至4月的信用账期,进而应收账款项目居高不下的基础之上的。

买了不管,隐忧早已埋下

根据目前中昌数据及旗下资产的运行情况,几乎可以确定,公司从4年前开始的转型宣告失败。那时,在航运业挣扎的*ST中昌选择以并购切入数字营销领域,这是大数据产业中“离钱最近”的细分领域,公司也因此摘星脱帽,变身中昌数据。

海运是传统产业,市场给不了高估值可以理解,数字营销概念热炒,市场倒是可以给高估值,可公司又交不出好的业绩。为何转型之路如此难走?

问题还是出在中昌数据自己身上。仅从此次亿美汇金意外失控,就可对其公司治理、风险管控略窥一二。

简单梳理事件过程,2019年10月24日和11月25日,中昌数据向亿美汇金派出财务总监,被后者漠视。此后,上市公司注意到媒体报道,与亿美汇金沟通未得到回复。11月29日,上市公司通知亿美汇金配合审计机构预审。12月3日,审计人员到现场,未获配合。次日,审机人员再去,又未获配合。

令人惊讶的是,上述情况是中昌数据在12月5日晚间对外公布的,10月下旬派出财务人员被漠视,公司不仅未公告,也没有再追究。更诡异的是,2018年6月20日,亿美汇金55%的股权已经过户至上海钰昌名下,可直到1年多之后(即今年10月),中昌数据才向亿美汇金派出财务总监,那过去的1年多,亿美汇金的财务数据是否真实?

依靠连续并购切入某个产业,无论是看项目的眼光,还是投后的管理都非常重要,不仅是上市公司要格外谨慎,负责的中介机构也需要持续跟踪。可从中昌数据对亿美汇金操作来看,几乎相当于不管理,即使这次不出问题,后续能否持续推动亿美汇金向好发展也是问题。

除了公司治理、信息披露,中昌数据在财务数据上也颇为“大意”。2018年,博雅立方、云克科技均出现了净利润不达承诺的情况,博雅立方的完成率是95.47%,云克科技的完成率是72.23%。

事实上,数字营销公司商业模式独特,易于通过隐秘手段实现超强的业绩爆发表现,不少上市公司在2014年、2015年大举收购数字营销公司,可到了2017年、2018年,这些昔日的“香饽饽”业绩迅速变脸,计提的商誉减值直接导致上市公司年度亏损,有的甚至已“奄奄一息”。

行业的整体情况及标的资产的变化,并没有引起中昌数据的注意,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没有计提任何商誉减值准备,理由是测算下来过去综合完成了,预计未来也不错。

危机愈演愈烈之际,中昌数据副董事长谢晶、董事长游小明、副总经理徐鸿翔等高管10月下旬以来先后以“个人原因”提出辞职。亦不由令人猜测:作为对上市公司经营运作知根知底的“自家人”,上述高管的集体撤离,是否在传递着“山雨欲来”的信号?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官方微博

热门图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