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大参考>正文内容
  • 中国民间文化创意产业的春天来了
  • 2014年02月13日来源:央视网

提要:文化是民族的灵魂,创新是发展的动力。促进文化创意产业是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推动力量,有了新型、高增值性文化创意产业,自然会带动国家经济发展。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发展并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既能提升我国文化竞争力又能促进创意经济发展。

“村里的老师教得好,俺一年多就学会画画了,现在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有画得快画得好的人,一个月能挣3000多元呢!”安徽省界首市司营村的村民魏爱丽说起致富之路眉色飞舞,她说画画一举两得,既增加了收入,还提高了自己的文化水平。司营村被称为“华夏画佛第一村”,目前有70多名农民书画家,作品以画佛为主,兼作山水、花鸟和白描等,年创书画作品3万件,产值达5000多万元。从安徽界首的“画佛村”,到浙江东阳的“嘉乾阁”木雕,再到北京的“青佾牒”古瓷首饰,民间文化创意产业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发的景象。根据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统计,全国各地已有文化创意产业园区550多个,2012中国文化产业总产值突破4万亿元。

画佛第一村

魏爱丽一年前来到村里的“翰墨文化园”学习绘画,她以前在家务农,没有任何绘画基础,现在不但掌握了基本的绘画技巧,还在作品中形成了自己的画风,擅长画花鸟和佛像,俨然成为了一个“农民书画家”了。“我们这里的老师教得可好了,免费教,学员期间还有补助,原先我一个月只能画五、六幅,现在一个月能画六、七十幅,挣2000多元,有的人画得好画得快,一个月能挣3000多元,比种庄稼强多了!”

魏爱丽说不用出远门就能在家门口挣钱,还能顾家,辅导孩子功课。当地像她这样以画画为生的村民有六、七十人,平均年收入两三万元。目前司营村已形成了产、供、销并集文化、生态体验、教育和娱乐为一体的产业链,产品远销到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形成了年创书画作品3万件、产值达5000万元、提供就业岗位600余人的产业规模。司营村也因此成为皖北地区小有名气的书画之乡、特色文化村,成为依托文化产业致富奔小康的新农村。

安徽省界首市位于皖豫边界,背靠中原腹地,人文繁盛灿烂。千百年来,在岁月变迁和朝代更迭的历史长河中,这片肥田沃土繁育兴盛了书法、绘画、彩陶、剪纸、说唱、民舞等璀璨多姿的文化艺术。被称为“华夏画佛第一村” 的界首市陶庙镇司营村有村民1200多人,村民多以耕种小麦、大豆、玉米和红薯等农作物为生,农闲时青壮年劳动力到南方打工的居多。该村虽然地理偏僻,但民风纯朴,有一定的文化底蕴,特别是近些年在著名红鹰绘画创始人云晶子的带领下,逐步发展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产业村。云晶子也是界首市陶庙镇司营村人,他早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主攻花鸟、山水,尤擅画鹰,“红鹰”绘画为其独创,作品大气磅礴,有“神鹰”之美誉。他成名之后不忘乡梓,虽已是花甲之年,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兴办了翰墨文化艺术产业园,吸引了当地和周边地区的年轻人来学画、作画,不断发展壮大了文化产业,业已成为当地农民通过绘画致富奔小康的平台、文化创意产业的一张名牌。

东阳木雕有新篇 北京古瓷焕新颜

被誉为中国木雕之乡的浙江东阳,有千余年的木雕历史,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民间工艺之一。北京故宫及苏、杭、皖等地,都有精美的东阳木雕留世。东阳籍的小伙子胡钢新就是一位当地很有名的红木家具设计师,他早年做过国外的品牌家具,现在看到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鼓励和扶持政策,他转变了观念:“中国做家具的很多,用文化产业的概念来做就屈指可数了,我以传统文化为基础,吸收欧式家具的一些先进的设计理念,把创意产业做起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胡钢新在东阳站稳脚跟后,又在北京成立了嘉乾阁红木家具有限公司,自己做老板兼设计师。

胡钢新现在走的是高端路线,一方面做纯古典的明式家具,针对一些比较高端的用户,接受私人高级订制,另外也设计一些引领潮流的现代家具。他把传统的木雕技法融进现代家具的设计理念,兼具时尚、美观和舒适性,让年青人接受并喜欢上自己设计的家具,而且原材料都是红木原木,还具有保值和增值的功能。胡钢新介绍说,公司去年的销售额1个多亿,今年的单子已经排到了七八月份,因为一般木雕的产品比较费工,有的需要两到三年完工,大的作品甚至需要10年才能完工。公司现在有资深的设计师十几位,自己也先后带出了50多个徒弟,目前顶级设计师月薪可达十几万,一般的设计师也有五万左右,一般画图的工人每月也都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

胡钢新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说国家对文化产业大力支持,目前东阳家具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自己有信心做龙头企业,把东阳的木雕和家具产业做大做强。

而来自中国台北的何国全则对古瓷文化情有独钟,他于2007年在北京创立了“青佾牒”古瓷首饰品牌,谈到自己的设计灵感,何国全滔滔不绝:“文化的积淀太重要了,文化课本里的东西都是死的,而文化是生活点滴积累,我们民族的文化有很多的素材,我从小在台湾长大,天天都接触传统文化,特别是故宫博物院,我很小的时候就去过,对中国的传统器物、传统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和积累。”

何国全原来并不是做首饰的,只对瓷器收藏有兴趣,2000年他来到北京,从事过一段教学工作,还在企业当过总经理,做过咨询顾问。谈到自己为什么取材古瓷片来做首饰,他介绍说,有一天,他一个三岁的孩子,一不小心把多宝阁上的古瓷器给打碎了,自己当时很心痛,他在观察碎片的过程中发现,这碎掉的东西也有它的艺术价值,就一直苦想可以做什么呢?何太太原来在耐克公司做创意工作,作为一位女性对首饰感兴趣是天然的,何国全原本对首饰一无所知,和太太商量以后觉得,可以把碎瓷片做成宝石镶嵌的概念,灵感就迸发而出,随后就创建了“青佾牒”古瓷首饰品牌,生意越做越红火。他说瓷器上面的纹饰有很多文化的符号,有传统寓意的东西,经过了时间的积淀越发显示出它的价值,第一有时间的价值,第二有艺术的价值,第三可以用现代的手法把古瓷片设计出来,作为穿戴的首饰,这是以前市场上没有的一个独特的产品。目前他不但自己担任设计师,还邀请到曾在法国做珠宝设计的台湾设计师。“青佾牒”坚持只做精品,不靠数量赢得市场。目前已在北京开了两家直营店,还在知名商场开了6家代销店,产品也有通过网络和社交圈内的人士销售,去年1年的销售额达1000多万元。

何国全说之所以把研发和设计基地设在了北京,是因为他对北京很有感情,来北京已经14年了,北京是他的第二故乡。另外北京是有着将近六百年历史的文化古都,历史上精美的艺术品留在北京的居多,是发掘原材料很好的来源地。特别这几年国家大力发展和支持文化创意产业,鼓励和扶植文化创新和设计行业,北京又是高素质教育人才的聚集地,要找到珠宝设计、营销人员等公司核心人员并不难,所以就把北京作为企业运营的基地。他说自己在北京做古瓷饰品做得特别开心,和太太早已扎根北京,把古瓷饰品产业当成一个事业来做起来了。(魏强)



责任编辑:余阳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