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机电换股变“意外”举牌 可转债市场前景待考- 南方企业新闻网
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工业>正文内容
  • 金龙机电换股变“意外”举牌 可转债市场前景待考
  • 2018年08月10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提要:金龙机电公告称,控股股东金龙集团发行的可交换公司债券持有人兴业全球基金,将持有的兴全可交换私募债56期、61期、62期资产管理计划进行了换股操作

一笔可交换债持有人的换股“意外”成了举牌,更让金龙机电和其控股股东的资金危局,暴露了冰山一角。

8月8日晚间,金龙机电公告称,近日,控股股东金龙集团发行的可交换公司债券持有人兴业全球基金,将持有的兴全可交换私募债56期、61期、62期资产管理计划进行了换股操作,获得金龙机电2191万股、1262万股和1096万股,合计4549万股,从而持有金龙机电5.66%的股份,达到了举牌线。

除了被债券持有人换股,股票质押违约被强平、部分股票遭遇司法处置等,导致金龙集团持股由34.99%骤降至25.2%。

雪上加霜的是,8月2日公告显示,建行乐清支行因金龙集团到期不能偿还1.73亿元本金和利息债务,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出对其破产清算的申请,金龙机电由此或面临实控权变更的尴尬局面。

金龙集团困局待解

对于上述换股产生的“意外”之举,8月9日,兴全基金人士向记者回应称,“综合考虑持有人利益等因素,我们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专户合同之约定进行换股并持有,同时可以为上市公司治理提供专业化建议,促进上市公司稳健经营发展。”

事实上,这并非兴全基金首次换股和出售股份。

今年6月,兴全基金就通过可交换债换股2132.6万股,当月卖出392.5万股;7月,又以可交换债换股396.5万股,在7月和8月分别卖出2112.7万股和23.87万股。据此计算,在8月6日换股前,兴全基金已出清前期以可交换债换回的金龙机电股份。

眼下,达到举牌线的这部分股份,兴全基金是否存在卖出限制呢?

8月9日,一位接近交易所监管人士向记者指出,“按照深交所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规定,只要达到5%的举牌线,后续股份每变动1%,都需要予以披露”,其认为,债转股导致的举牌,也属于“其他应披露的情形”。

申万宏源首席债券分析师孟祥娟指出,“持股达到举牌线,减持的时候就应遵循相应的披露规定,对其出售股份的确会有一定的限制。”

不过,她认为,“虽然目前整个债券市场情绪比较悲观,但从长远角度来看,现在进行债转股的选择,不乏是一个合适的建仓机会”。

公告显示,2017年1月、3月、4月和9月,金龙集团合计发行了10亿元可交换债,主承销商为兴业证券。目前,其债券投资人累计换股1.14亿股,占比14.18%。按照6.13元/股的换股价格计算,有接近7亿元的债券已实施换股。

除了遭遇机构换股,金龙集团的资金压力正多方面显现。

8月9日公告显示,7月30日,金龙集团所持股份被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司法处置,被动减持93万股;6月19日,东证融汇证券公司强行平仓了金龙集团所持59万股;此外,金龙集团质押给华融证券的2199.94万股也已跌破平仓线。

目前,金龙集团所持2.024亿股当中,质押2.023亿股,占比高达99.98%。

与此同时,因无法兑付1.73亿元本金和利息债务,金龙集团被建行乐清支行要求破产清算,建行乐清支行已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不过金龙集团向法院提出延长异议期限的申请,尚未进入正式裁定。

另一方面,金龙集团筹划股权转让一事,半路夭折。

4月27日,金龙机电称,金龙集团所持股权受让方的实际控制人为地方国资委,但由于双方在尽职调查中的个别事项未达成共识,关键条款也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交易。

除了控股股东的资金危局,上市公司金龙机电的境况也不尽如人意。

今年上半年,金龙机电预计净利润亏损4.55亿至4.5亿,同比变动-297.79%至-295.61%,而其所在的光学光电子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1.16%。

8月9日下午,金龙机电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上半年大幅亏损,主要是商誉减值造成的”,同时,他指出,“控股权转让仍在公司计划之中”。

查询公告可知,除了今年上半年经营性亏损约1.75亿元,金龙机电的子公司无锡博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正宇电动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因业绩亏损,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1.18亿元。

可转债市场面临多重考?

那么,金龙机电债转股过程中,可交换债持有人遇到的“举牌”意外,会不会影响其他上市公司可转债的发行呢?

多位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上述情况属于个别案例,影响不大。

记者根据数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A股上市公司已完成43次可转债发行,融资规模约69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17%、76%,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累计公开发行债券规模约7503.8亿元,通过定增融资规模约为5305亿元。

从发审委对可转债的过审情况来看,今年1、4、6月份过审企业数均为1家,3月份过审企业数为3家,7月份可转债过审节奏明显加快,共有11家公司通过审核。进入8月份,已有1家过审。

8月6日晚间,来伊份(603777.SH)逾5亿元可转债未获通过,其也成为新一届大发审委上任以来第七家发行可转债被否的上8月7日盘中大跌6.33%,报收13.9元。

目前沪深两市85只已发行的可转债中,共有41只跌破发行价,占比48%。其中辉丰转债跌幅居前,8月9日收盘价为74.23元。由于环保违规事件爆发,辉丰股份下跌的同时,可转债也暴跌不止。债券投资者要求下调转股价和回售。

8月9日,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分析指出,考虑到近期A股市场行情偏弱,加之股权质押压力和债券市场信用风险事件频发等因素影响,可转债一级市场发行压力或有所增大。

其认为,实际市场走势来看,可转债受其正股价格的影响更大,对债底变化的敏感度较低。不过2018年以来信用供给收缩,数家对外部融资依赖过高的上市公司违约,市场的过度恐慌情绪从债市传导到股市。

这导致市场频频出现“股债双杀”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波及可转债市场,如东方园林债券发行流标,就波及铁汉转债等PPP类公司可转债的市场表现。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