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金融>正文内容
  • 资本搅动联合利华:高层想必也早熟稔3G资本套路
  • 2017年03月01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提要:联合利华的日化业务营收占比超过六成,对基本以杂货、调味品等食品为主的卡夫亨氏来说,可以产生的联动效应也并不大,卡夫在与亨氏合并后,渠道已经得到拓展,并不需要通过依靠跟联合利华的合并来拓展渠道,因此,两家的结合更多是一种资本行为,而非基于企业正常的业务发展做出的判断。

卡夫亨氏放弃收购联合利华的消息已公布数日,但外界对此关注度并未降低。

过去几年,包括可口可乐、雀巢、达能在内的食品快消业巨头日子并不好过,去年销售额增长率均不超过5%。食品快消行业持续低迷的状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为何卡夫亨氏突然发起收购了呢?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关注卡夫亨氏背后的操盘手、巴西私募基金3G资本。这家资本联手股神巴菲特在去年将卡夫与亨氏合并,如今又想来撮合卡夫亨氏与联合利华,问题是,是什么动力促使资本如此疯狂出手消费行业?

随着全球经济低迷,快消品行业也陷入低迷期,一些食品公司为了提高专注度,避免尾大不掉,甚至会选择拆分,然而,资本的玩法却不一样,追逐短期利益,讲述资本故事,推高估值。

回溯到卡夫与亨氏的合并,2013年,在巴菲特巨额融资的帮助下,3G资本收购亨氏,并将其私有化,随后于2015年收购卡夫,并于当年推动其与亨氏合并,3G资本将合并后的公司,即卡夫亨氏公开上市。

随后, 3G资本发挥了节约成本的功力:批量更换高管团队和大刀阔斧地削减成本。一组具体案例足以说明情况:卡夫亨氏合并时,公司表示要在2017年之前节省约15亿美元的成本费用,在2015年,亨氏原CEO被替换成了3G资本的合伙人Bernardo Hees;在亨氏,3G曾在一天之内解雇12人高管团队中的11位;当亨氏收购卡夫时,10位高管被迅速撤职。

在3G资本的“修理”下,卡夫亨氏的业绩也出现了好转,在收购前,卡夫经历了一场财务困境,在收购前的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卡夫净亏损已达到3.98亿美元。

3G资本采用的做法业内有个专业名词叫作零基预算。在一次业绩发布会上,卡夫亨氏的首席执行官Bernardo Hees(其本身为3G资本合伙人)就透露,卡夫亨氏将继续通过零基预算节约资金,在公司部形成真正的“效益驱动”文化。

这种方式,常用在大型食品巨头中节约成本,目前包括奥利奥母公司亿滋、百事可乐都在运用类似的工具降低成本。

对擅长压缩成本却对颇具风险的创新不擅长甚至害怕的3G资本来说,节约成本容易,扩大营收难。私募资金也许擅长成本管控,但并不擅长运营他们所投资的每一个行业,这也带来一个难题,企业难以获得有机增长。这一点也反映在了3G资本的财报上,卡夫亨氏2016财年第四季度销售额同比下降3.8%至68.6亿美元。

这就解释了为何3G资本入主亨氏后急于收购卡夫,整合卡夫才18个月又发起了对联合利华的收购。此时的3G资本已经是一个“贪食蛇”,来自内生性的增长很困难,为了维持自身的发展,必须不断吞并新的企业才能壮大。3G资本的做法就是收购、压缩成本提高利润、继续收购……周而复始,也许资本方拥有高超的成本管控技能,大大提高了每个收购公司的利润率,榨干企业的利润,但绝不是一个好的创造者,他们不善于扩大一个公司的营收规模,除了并购。

其实,诸如3G资本这样的私募基金,不仅不擅长创新推动企业内生性增长,其大幅压榨企业利润的做法甚至可能损害企业原有的内生性增长,一家连原本提供给员工的免费公司自产的饼干都撤掉了,员工的福利下降、优越感丧失的同时,也是优质员工萌生退意之日,员工的主观能动性下降又如何能够提高员工的创新积极性,企业的内生性增长从何而来?

联合利华的高层们想必也早已熟稔了3G资本的“套路”,虽然目前看来,联合利华的利润率低于卡夫亨氏,但联合利华的增长性却远远超过卡夫亨氏。

此外,联合利华的日化业务营收占比超过六成,对基本以杂货、调味品等食品为主的卡夫亨氏来说,可以产生的联动效应也并不大,卡夫在与亨氏合并后,渠道已经得到拓展,并不需要通过依靠跟联合利华的合并来拓展渠道,因此,两家的结合更多是一种资本行为,而非基于企业正常的业务发展做出的判断。



责任编辑:杜冰妍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