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能源>正文内容
  • 金主驰援股价还是跌停 *ST华业今日再迎“生死战”
  • 2019年11月08日来源:中新经纬

提要:11月7日,*ST华业发布了一则《关于平泉市金宝矿业有限公司部分要约收购公司股票提示性公告》,11月6日,金宝矿业向上市公司发来《告知函》,鉴于公司因遭受合同诈骗后陷入严重财务危机,考虑到上市公司房地产板块具有较高价值,旗下医疗资产具有较强盈利能力,具有挽救价值,金宝矿业拟作为投资人通过部分要约的方式收购上市公司5%的股票。

翩翩赶来的“白衣骑士”,被身处退市悬崖边的*ST华业判定为前来驰援的“新人”,并明确表示与公司相关方不存在关联关系;但记者梳理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这位“金主”实际上是*ST华业的前“远房亲戚”,是公司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此前腾挪的资产之一。

11月7日,*ST华业发布了一则《关于平泉市金宝矿业有限公司部分要约收购公司股票提示性公告》,11月6日,金宝矿业向上市公司发来《告知函》,鉴于公司因遭受合同诈骗后陷入严重财务危机,考虑到上市公司房地产板块具有较高价值,旗下医疗资产具有较强盈利能力,具有挽救价值,金宝矿业拟作为投资人通过部分要约的方式收购上市公司5%的股票。

紧接着,8日*ST华业追加公告表示,金宝矿业已经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备用金)银行账户汇入本次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金1600万元。可见相关进展堪称神速。

由于金宝矿业将与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及债权人共同推进公司破产和解,这意味着近段时间陷入僵持的*ST华业破产和解之旅,再迎助力。不过,二级市场资金对此并不买账。昨日,*ST华业股价反而以跌停示众。

*ST华业的跌停,使公司再度面临面值退市。此前*ST华业曾四度濒临面值退市被救起。截至昨日收盘,*ST华业股票已连续17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哪怕公司收盘股价今日再微跌1分钱,也都意味着*ST华业将不能跨过退市之槛。

为何市场对于本轮驰援毫不“感冒”?金宝矿业这一“金主”究竟是谁?为何出手跨界接盘*ST华业这样一家身陷困境的地产公司呢?

被误判的“非关联”?

在11月7日公告中,*ST华业明确,金宝矿业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不过,记者梳理发现,今生的“非关联”实际上有着“前世缘”。

*ST华业在公告这样简介金宝矿业的情况:金宝矿业成立于2005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28300万元人民币,系王文丽100%持股的公司。金宝矿业注册地址位于平泉市桲椤树镇下营坊村,经营范围为金矿石开采、加工、销售;金精粉、银精粉、铁精粉销售;金银首饰加工、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可见,本次金宝矿业的出手,无论相对于*ST华业的老业务地产来说,还是对于这几年拟发力的新业务医疗而言,都是一种跨界。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宝矿业目前股东为王文丽持股100%。王文丽旗下,除了拥有金宝矿业之外,还担任淄博某新能源汽车公司、深圳鼎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虽然金宝矿业目前为王文丽个人资产,不过记者发现,金宝矿业的历史股东中,包括北京良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而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正是目前*ST华业的控股股东。可见,*ST华业在公告中所表态的“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仅是一种“现在时”。

不仅如此,自2018年9月遭遇了百亿诈骗以后,*ST华业遭遇了一系列的债务危机和流动性危机。从记者所采访到的情况和所掌握的资料来看,目前公司管理层及前高管,一方面致力于稳定公司运营,保住地产和医疗的"基本盘",另一方面也在积极配合经侦部门追赃,并已经取得部分进展。但与此同时,隐身于职业经理人背后的*ST华业实控人周文焕也被爆出应收债权“爆雷”出走海外后,不断腾挪国内资产的动作不断,其中之一便是华业金宝矿业。

公开信息显示,在2018年9月,周文焕实际控制的PROVANTAGE HOLDINGS,将其持有的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金铁士金服,后者在2018年9月28日又将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深圳象往;与此同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从“ZHOU WEN HUAN”变为雷永贵。

由此可以推算,本轮拟接盘的“金主”金宝矿业,或许远非*ST华业公告中所表达的完全“非关联”一般简单。

今年6月,*ST华业前任董事长徐红曾在参加微访谈时表示,公司提出了三个方面解决方案解决债务问题:首先,全面配合经侦追赃;第二,积极自救,与金融机构洽谈展期,同时保证地产业务和医疗业务的正常开展;第三,寻求白马骑士重组方,与债权人达成合作意向,共同追赃。其中在重组方式方面,公司也曾明确,如果有对公司发展特别好的投资方,不排除引入战投甚至考虑控股权转让。

从此后事件推进的进展来看,引入战投和控股权转让几乎没有任何推进。这也使本次金宝矿业的要约收购格外引发市场关注——既然*ST华业估值已经偏低,为何其他投资人依然不敢贸然介入,截止目前只是引入“旧相识”投资呢?目前这一问题依然是个有待解开的谜题。

今天是“命运关键日”

今天,将成为决定*ST华业是否会留在A股市场的最关键节点。

受百亿债权“萝卜章”事件影响,陷入债务危机的*ST华业股价一度暴跌,此后公司股价持续低迷,多轮次收于1元以下。因此,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段内,*ST华业都在“面值退市”的“黑洞”口挣扎,围绕保住上市公司地位这一轴心,*ST华业曾进行过多轮运作。

例如,今年9月15日晚间,*ST华业曾发布公告,为支持公司债务重组,增加公司可持续经营资产,公司实控人周文焕及西藏恒久同意将重庆思亚医药50%股权无偿注入公司,另外50%股权由公司及金融债权人共同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平台接收。经申请,重庆市公安局同意解除重庆思亚医药下属14家子公司股权冻结,支持公司债务重组。

如此临门一脚,使公司股价在9月16日股价猛然发力开盘涨停,收盘恰好涨停封住在1元,在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1元之后,重回1元。按照规则, *ST华业重新开始计算了股价周期。

*ST华业的类似临危反转事件已经连续成功演绎了4次,这也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连续多次虽然身处险境、最终却又都被买单捞起的尚未面值退市案例。

不过这次与以往似乎并不相同,二级市场资金似乎开始有了新的逻辑判断。

按照常规推理,金宝矿业的要约收购将给公司带来三重利好。

首先,公司价值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新的投资者入局,有助于公司尽快盘活优质资产,恢复持续盈利能力。

其次,新的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和主要债权人相配合,将加快公司破产和解的进度,有助于公司尽快解决危机。

最后,要约收购可以保护部分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从之前案例来看,要约收购价多数高于市场交易价格,且要约前都会缴纳相应的保证金,对二级市场投资者而言,无疑是一种保障。

不过从公司股价的表现来看,市场本轮并没有认账。*ST华业每每在面值退市之前发布利好的边际效应明显递减。正是在这种递减效应之下,今天将成为决定*ST华业是否会触发退市红线、在A股市场是去是留的关键节点。

今天*ST华业将迎来股票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之后的第18个交易日,在昨日0.90元价格基础上,公司股价今日只有实现下述两种可能,才能保住公司股票在第 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不低于股票面值1元:

其一,今日股价收平,且下周一、二两个交易日股价报收于涨停位置。

其二,今日股价收涨,下周一、二两个交易日股价收涨;且这三个交易日中,至少有两个交易日股价大涨。

否则,即便今日股价收盘稍跌1分钱(收于0.89元每股),即便按照未来两个交易日股价均收于涨停(分别为0.93元、0.98元)的最乐观预期计算,公司也会触发面值退市的红线。届时,*ST华业将会在下周停牌,上海证券交易所则会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