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汽车>正文内容
  • Uber创始人开始无限期休假 公司陷入“无人驾驶”
  • 2017年06月15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提要:激进的“狼性”企业文化本身并不是错误,也正是因为这种文化,才令亚马逊、Facebook不断超越沃尔玛和雅虎,跻身全球市值最高企业之列。但企业领导者也应该看清这种文化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用不好就会引起抗议。比如去年Facebook的小股东就联名要求罢免扎克伯格。

[Uber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34亿美元,亏损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0亿美元收窄近30%。]

Uber的“摇滚明星”卡兰尼克要暂时离开,没有人知道他的归期。

此前,Uber公司有多位高层接连离职。现在,随着创始人卡兰尼克开启无限期休假模式,Uber陷入了真正“无人驾驶”的尴尬境地。

在卡兰尼克致员工信中,他写道:“要创建Uber2.0升级版,先要有一个Travis2.0版本。这也是我需要暂时离开的原因,这将让我对世界级的领导力进行反思并作出重构。”

卡兰尼克是硅谷“BroCulture”(男性文化)非常典型的代表。硅谷就好像是上世纪80、90年代的华尔街,仍以男性主导。虽然包括Facebook的桑德伯格(SherlySandberg)在内的女性高管长期致力于争取女性地位,但变化并不显而易见。

创立Uber八年以来,虽然卡兰尼克把很多时间用于工作,但他自己承认不是一个成熟的领导者。很多人把他的领导风格视为“无法无天”。40岁的卡兰尼克至今仍然单身。

有效的领导力是能力和性格的结合。在硅谷不乏有能力的企业创始人,但性格好的并不多。这些性格包括对正义和公平的主张、崇尚积极向上的文化等等。从另一方面来讲,所有有能力的人都是有脾气的。比如亚马逊也被抱怨工作环境斗争激烈,而Facebook的文化则被指“个人崇拜”。

激进的“狼性”企业文化本身并不是错误,也正是因为这种文化,才令亚马逊、Facebook不断超越沃尔玛和雅虎,跻身全球市值最高企业之列。但企业领导者也应该看清这种文化是一把“双刃剑”,如果用不好就会引起抗议。比如去年Facebook的小股东就联名要求罢免扎克伯格。

好在硅谷初创公司的结构决定了投票权倾向于“创始人利益保护”,和Google、Facebook一样,Uber的九名董事会成员中,有七名拥有所谓的超级投票股权,这让他们有更强大的发言权,而且通常董事会成员都是创始人的好友。

和亚马逊、Facebook相比,Uber的问题是,所有的不幸都集中爆发在过去的几个月,这令卡兰尼克倍受压力。如果卡兰尼克能够通过反思展现出他对这些价值观的推崇,他依然能够重新带领这家700亿美元估值的企业写下新的篇章。

在Uber的审查文件中,美国总检察长提出了一份长达13页的建议稿,要求Uber重写企业规范。但是这些行为准则就好比是一张结婚证书,而真正去实现“约法三章”,则犹如经营一场婚姻一样,需要漫长的磨合过程。

卡兰尼克在致员工信的落款前写道:“很快再见!(Seeyousoon)。”但他回归后,是否仍然能够成为CEO,即使仍是CEO,对公司的掌控权限是否和过去一样,这些都是问题。但投资人认为,不管如何,卡兰尼克应该回到Uber,因为他有着“非凡的远见”。

投资人还建议,卡兰尼克应该为公司开拓创新业务,主管创新产品和人工智能。令投资人欣慰的是,尽管过去一段时间Uber麻烦不断,但是估值并没有下降。Uber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34亿美元,亏损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0亿美元收窄近30%。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随着掌舵者卡兰尼克的离开,投资人对Uber是否能够保持信心。同时,竞争对手也在乘虚而入。就在本周,Uber在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悄然融资6亿美元,其中包括捷豹路虎投资的2500万美元。一些共享平台的用户也在网络上公开抵制Uber,这为Lyft争取了一部分新用户。

卡兰尼克离开后,审查重任就落在了三位董事会成员BillGurley、DavidBonderman和AriannaHuffington身上。他们将配合完成公司的调查,并制定全新的规章制度。虽然这三位董事会成员都是非常专业的投资人,但“解铃还须系铃人”,Uber是否凤凰涅槃,还要等Travis2.0的诞生。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