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时尚>正文内容
  • 监管强光照向欢瑞世纪 高额应收款“含金量”几何?
  • 2019年06月28日来源:上海证券报

提要:一部《天下长安》,让制作方欢瑞世纪连续两年成为监管问询焦点;而该部电视剧播出时点的一拖再拖,又引发了监管部门和审计机构对公司“坏账计提是否充分”的强烈质疑。

一部《天下长安》,让制作方欢瑞世纪连续两年成为监管问询焦点;而该部电视剧播出时点的一拖再拖,又引发了监管部门和审计机构对公司“坏账计提是否充分”的强烈质疑。

在深交所最新向欢瑞世纪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监管强光再次聚焦公司高额的应收账款问题,其中有关《天下长安》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更被重点提及。

近年来,欢瑞世纪已不再有上市之初的风光,转而加速陷入经营泥潭——旗下核心艺人纷纷“离开”、主打IP版权到期、影视剧产品积压严重、多项财务指标大幅恶化与异常、财务真实性与运营合规性遭遇监管质疑······欢瑞世纪的经营风险究竟有多大?还有多少地雷没有引爆?

高额应收账款再遭盘问

2017年以来,欢瑞世纪应收账款规模急剧增长,反常的财务数据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持续关注。深交所6月26日向欢瑞世纪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首要问题便指向应收账款。

据披露,截至2018年末,欢瑞世纪应收账款23.22亿元,较期初增加35%,占公司报告期营业收入的174.85%,占公司资产总额的47.27%,且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

除了深究应收账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外,监管部门更加关注上述财务指标变动是否合理。为此,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详细说明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同时详细说明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较低且逐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另要求公司说明应收账款规模和账龄分布与同行业公司情况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则应进一步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回看2017年度,欢瑞世纪曾以“收入确认与销售回款之间的时间差异,导致较高比例的销售回款在下一期才能实现收回”,作为当年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解释。但在2018年度,《天下长安》则成为欢瑞世纪应收账款增长背后的新“变量”。

据披露,《天下长安》2017年度为欢瑞世纪贡献营业收入5.67亿元,是欢瑞世纪当年第一大收入来源,但也随之形成了高额应收账款。然而,由于该部剧至今仍未播出无法实现销售回款,《天下长安》2018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仍高达5.06 亿元。反观欢瑞世纪对该剧坏账准备的保守计提(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也引发广泛争议。

负责公司财报审计工作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此前便指出,鉴于《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卫视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况,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基于此,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2018年度向欢瑞世纪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而在监管部门最新下发的问询函中,同样对《天下长安》坏账计提予以了重点问询。鉴于《天下长安》至今仍未播出,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该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是否充分,坏账计提是否反映该笔应收账款整体质量、期后的回款情况,并要求年审会计师对该笔交易的真实性核查所实施的审计程序以及获取的审计证据。

事实上,外界都已看透欢瑞世纪对《天下长安》保守计提背后的“小心思”,即欢瑞世纪在2018年度若对该笔应收账款大比例计提坏账准备导致业绩指标缩水,那么其核心子公司的业绩承诺缺口将进一步扩大,进而涉及利润补偿事宜。

此外,大比例计提对净利润的“侵蚀”,还可能对公司股价造成负面影响。由于公司实控人已将持股大比例质押,股价的下挫无疑将加重其偿债压力甚至面临平仓风险。

反常指标暗示经营风险?

一部积压许久的电视剧直接暴露了欢瑞世纪的“命门”,但这远非欢瑞世纪问题的全部。

对于应收账款的问题,欢瑞世纪在2018年年报透露了部分隐情:“电视剧制作公司一定程度上受到上下游挤压,现金流紧张,市场已开始淘汰机制,具备持续高产能的公司在减少。受项目周期拉长和回款进度影响,影视公司应收账款账期进一步拉长,资金压力加大。”

那么,欢瑞世纪的资金压力到底有多大?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欢瑞世纪货币资金余额4.94亿元,较期初下降49.80%。此外,公司权利受限的资产金额为3.94亿元,其中货币资金405.11万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3.90亿元。

现金储备急剧减少,受限资产居高不下,欢瑞世纪的周转腾挪转向外部融资。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欢瑞世纪发生财务费用1116.08万元,较上年增加26.68%,增加的主要原因为银行借款利息支出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公司截至报告期末短期借款余额为3.45亿元,较期初增加1.86亿元;其他应付款余额3.21亿元。

而在“供血不足”的窘境下,欢瑞世纪是否还具备正常生产经营能力?

在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结合公司货币资金余额、银行授信情况,说明公司长短期偿债能力是否存在风险,以及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被平仓的风险。同时,还要求欢瑞世纪补充披露相关资产权利受限的具体情况,以及上述权利受限已经或者可能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的具体影响,并结合相应影响披露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监管深挖客户“底细”

除上述核心问题外,与欢瑞世纪进行交易的客户近年来也被监管部门重点盘问。

早在2016年年报问询函中,欢瑞世纪的大客户便引发深交所关注。数据显示,欢瑞世纪2016年度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为3.68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47.09%。深交所就此要求欢瑞世纪说明第一大客户的具体单位,以及近三年向其销售的金额及比例等。

2017年,欢瑞世纪报告期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达到79.79%。对此,深交所问询函向公司发问“是否存在客户集中的相关风险”。

时至2018年,欢瑞世纪与前五大客户相关的累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进一步升至81.34%。在本次问询中,深交所再度追问欢瑞世纪客户集中度高的原因及合理性。

而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欢瑞世纪并没有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具体信息,深交所从而要求欢瑞世纪报备前五大客户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成立时间、主营业务、主要财务数据以及与公司开展业务的时间等,并说明上述客户在股权、业务、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与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司董监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欢瑞世纪主要客户是否存在信用状态显著恶化的情形也被深交所重点问及。显然,除欢瑞世纪因自身原因(如电视剧无法播出)造成的回款难外,客户信用状态恶化与否也直接影响着公司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