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时尚>正文内容
  • 贵人鸟2018年亏损近7亿净利降469% 近七成股份遭冻结
  • 2019年08月07日来源:长江商报

提要:在公告中,贵人鸟透露了占总股本68%的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即中原信托有限公司与林天福、贵人鸟投资有限公司、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8月2日,贵人鸟(603555.SH)发布公告,因中原信托与林天福、贵人鸟投资、贵人鸟集团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集团”)所持3.25亿股已被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其中2.87亿股被轮候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8月1日起至2022年7月31日。

贵人鸟表示,该集团共计持有公司股份47911.5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76.22%。本次股份被冻结及轮候冻结后,贵人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4.2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7.86%。

公告还显示,因公司股价已跌破贵人鸟集团与有关机构设定的履约保障比例平仓线,贵人鸟集团持有的股份仍存在被轮候冻结的风险。

记者注意到,贵人鸟上市后,对于泛体育产业的布局动作频频。比如,2015年1月,贵人鸟以2.4亿元曲线入股老牌体育门户虎扑体育;2016年6月,贵人鸟又以3.83亿元投资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湖北杰之行。

但现在来看,此前借助A股市场进行多元化产业布局的贵人鸟,发展得并不顺利。2017年年报显示,贵人鸟净关闭376家门店,相当于一年平均一天关闭一家门店。而在2018年,贵人鸟一年亏损了近7亿元,虽然提出了未来将重新回归主业,但是目前来看仍难言乐观。

存被轮候冻结风险

8月2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所持3.25亿股已被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其中2.87亿股被轮候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8月1日起至2022年7月31日。

在公告中,贵人鸟透露了占总股本68%的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即中原信托有限公司与林天福、贵人鸟投资有限公司、贵人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贵人鸟同时表示,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部分股份被冻结及轮候冻结,对上市公司日常生产经营各项工作尚未造成不利影响。

2018年4月24日,贵人鸟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其所持有的公司34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1%)质押给中原信托有限公司, 质押期限自2018年4月23日起至质押双方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办理解除质押手续为止, 质押登记日期为2018年4月23日, 相关手续已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办理完毕。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9月20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因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贵人鸟集团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一案,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贵人鸟股份1.02亿股已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期限自2018年9月19日起至2021年9月18日。此前有消息称,该强制措施源于香港贵人鸟方面对厦门信托一笔贷款逾期。

事实上,记者梳理发现,自2018年以来,贵人鸟大股东先后多次将所持有流通股质押予信托公司。

2018年1月16日,该公司为贵人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投资”)借款提供担保,将3900万流通股质押予渤海信托;2018年3月19日,该公司为泉州海浩借款提供担保,将3500万股质押予渤海信托;2018年4月24日,该公司为贵人鸟投资借款提供担保,将3400万股流通股质押予中原信托;2018年5月7日,该公司为泉州海浩借款提供担保,将3000万流通股质押予浙金信托。2018年9月厦门信托抢先冻结期权。

同时,贵人鸟的股价在不断下跌,令人担忧。截止8月5日收盘,贵人鸟跌1.54%,报4.49元/股,最新市值为28.2亿元。贵人鸟在公告中表示,因公司股价已跌破贵人鸟集团与有关机构设定的履约保障比例平仓线,贵人鸟集团持有的股份存在被轮候冻结的风险。

去年亏损近7亿

资料显示,贵人鸟始创于1987年,是一家集运动鞋、服及配套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并且从其零售终端布局来看,贵人鸟主要消费群体集中在三四线城市。

但近几年,频频关店、业绩下滑、转型失败,董事会成员不断减少……被各种问题围绕着的贵人鸟,步入了低谷期。

“2018年是公司发展史上最受考验的一年。”在陈述公司整体状况时,贵人鸟在2018年年报中这样表示。事实上,贵人鸟2018年的成绩单的确颇为惨淡,2018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3.52%;净利润6.94亿元,同比减少469.40%,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减少536.01%。

据了解,这是近5年来贵人鸟首次亏损,在2014年至2017年,财报显示,贵人鸟的净利润分别为3.12亿元、3.32亿元、2.93亿元以及1.57亿元。

财报还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贵人鸟品牌营销网络在全国共布局2873家,其中一线城市零售终端399家,二线城市657家,三线城市1246家,四线城市571家。

对于亏损情况,贵人鸟在年报中称,“2018年社会融资成本的明显攀升,居高不下的利息支出持续稀释公司利润。而市场风险偏好的下降,使整体民营企业融资规模大幅缩减,公司受益于国家支持民营企业政策及地方政府扶持,所面临困境虽有所缓解,但仍有小部分金融机构抽贷、压贷或要求增加授信条件;公司亦无法获得资本市场新的融资,原有的中票、短融及境外债融资计划均无法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贵人鸟发布“2018年度股东大会会议材料”的公告显示,贵人鸟将调整中长期战略规划为“回归主业”,未来将夯在传统运动鞋服行业方面的运营能力,主动拥抱互联网。同时,公司还将调整经营计划为“在经历2018年业绩亏损下,将在2019年度力争实现扭亏为盈”。

实际上,从目前的业绩状况来看,回归主业也是贵人鸟在经历备受考验的2018年后,做出的无奈之举。服装行业观察人士、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剥离不良业务,聚集资源回归贵人鸟的主业,未来贵人鸟依然是有机会的,不过,本土运动市场的复苏有很多细分市场值得运动品牌去研究。”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