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医药>正文内容
  • 东北制药​副总经理酒驾被刑拘!上市药企“高管雷”不消停
  • 2019年08月06日来源:证券时报网

提要:8月6日晚间,东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副总经理张正伟先生的书面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存在可能被进一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的风险。

副总经理酒驾被刑拘!从"财务雷"到"高管雷",上市药企不消停!今年已涉及多宗案

透视近期A股市场公告来看,自各家上市公司董事长频繁爆雷后,多名上市公司高管正在面临牢狱之灾。

8月6日晚间,东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副总经理张正伟先生的书面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存在可能被进一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的风险。

而在此之前,葵花药业被曝出董事长涉嫌“杀妻案”,步长药业董事长则因子女舞弊案爆发丑闻。康美药业、辅仁药业涉嫌财务造假、益佰制药商誉爆雷、东阿阿胶业绩变脸……2019年对于诸多上市药企而言,怕是颇为难过。

东北制药副总涉酒驾

上市公司高管正在成为“高危职业”,因虚开发票、内幕交易等罪名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大有人在。不过,因酒驾而受影响的情况并不多见。日前,东北制药副总成为这起“高管雷”的男主角。

8月6日晚间,东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副总经理张正伟先生的书面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存在可能被进一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的风险。东北制药称,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的各项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此,网友们在微博上纷纷留言,希望东北制药研发“千杯不醉药”,避免悲剧的产生。也有人调侃称,该名副总是在测试公司新近推出的解酒药。不过,更多的是对东北制药公司治理水平的质疑和开盘股价的担忧。“司机一杯酒,亲人两行泪”,这一次,陪同流泪的更有东北制药的广大投资者。

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GB19522—醉酒驾车的测试2004)规定,饮酒驾车是指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l的驾驶行为。醉酒驾车是指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驾驶行为。

针对东北制药公告中所言的“醉酒驾驶”,刑法修正案(八)显示,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则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5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高管变动频繁

即使公司强调“日常营运一切正常”,但对于东北制药而言,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在此时因酒驾而被采取强制措施,仍令其公司声誉等方面遭遇打击。

公开信息显示,张正伟出生于1976年5月,现年43岁,在东北制药任职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今年5月,东北制药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全票通过聘任张正伟为公司副总经理的议案。从个人简历来看,张正伟属于东北制药“老人”。

张正伟个人简历:

男,1976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高级会计师。

历任东北制药总厂财务处处长助理(副处级),财务资产部副部长、第二部长、部长兼沈阳第一制药厂财务总监,东北制药总厂厂长助理,东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现任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从持股情况来看,张正伟持有东北制药10万股公司有限售股份,为公司限制性股权激励计划的限售股。2018年度,张正伟自东北制药领取薪酬57.35万元。

2018年年中,辽宁方大拿下东北制药控股权,东北制药作为辽宁省沈阳市唯一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完成混改。叠加东北制药董事会换届影响,其高管辞职、任免等人事变动颇为频繁,仅2018年年报中披露信息就多达19起。

而从公告情况来看,东北制药近期仍处于高管变动期。今年3月,公司副总经理孙景城因工作变动原因,被董事会解聘职务;5月,副总经理吴涛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7月31日,副总经理谢占武同样因工作变动原因,被解聘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三人均持有公司限制性股权激励计划的100万股限售股。此外,吴涛、谢占武各自持有8000股、1.525万股无限售股。按照东北制药近期股价来看,其持股市值均在千万以上。

上市药企轮番爆雷

2019年以来,A股市场股价回暖,但部分上市公司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爆雷。其中,上市药企成为市场焦点的次数,实在是多了一些。

今年3月,葵花药业在年报中正式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根据后续消息来看,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在与张晓兰见面期间,持菜刀挥砍致其重伤;同年12月29日,关彦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并于今年1月24日被刑拘。

今年5月,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被爆卷入美国史上最大的名校招生舞弊案。据多家外媒报道,赵涛花费650万美元,通过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将女儿赵雨思“买入”斯坦福大学。对此,股民甚至对上市公司产生质疑。

如果说上述药企发生的情况属于偶发性危机、与上市公司关联性不强的话,今年年报季,康美药业(现ST康美)300亿货币现金的不翼而飞震惊整个A股市场,其财务造假迅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甚至将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拖下水。

此后,辅仁药业7月“爽约”分红同样导致其大量货币现金“蒸发”的情况得以揭露。7月26日,辅仁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旦坐实,同样将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

另外,益佰制药2018年大幅计提10.19亿商誉,导致其报告内发生巨额亏损;7月中旬,东阿阿胶上半年业绩预计利润同比下滑75%-79%……一系列风险事件之下,医药行业不免给投资者留下“天雷滚滚”的印象。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行业监管下,中药企业业绩承压,管理层经营不善、产品定价过高等因素助推公司“爆雷”的发生。而对于符合循证医学的化药企业而言,随着医保支付压力逐渐增加,国家推动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等政策,仿制药企面临降价压力。中国上市药企仍需直面困境,奋起直追。

后续医药股如何投资?国泰君安近期发布的8月医药行业投资策略报告指出,随着6月发布医改重点工作时间表、政策层面预期较为明朗,市场预期较为充分。从近期医保局座谈透露相关集采可能的细则变化,到高值耗材相关政策正式出台,二级市场反应均较为平稳。目前部分医药“核心资产”估值处于历史中高位区间,不同细分领域的估值仍有明显分层,聚焦高景气主线,优选龙头药企。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