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综合>正文内容
  • 转型拓展影游遭遇阵痛期 奥飞娱乐重回老本行牵手“小猪佩奇”
  • 2018年03月20日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提要:奥飞娱乐3月19日宣布,与“小猪佩奇”幕后公司达成IP合作,并计划发布全新主题玩具系列,包括玩具组合、角色塑像和角色扮演玩具等,于2018年第四季度全面推向市场。

在2017年遭遇阵痛后,奥飞娱乐(002292,SZ)2018年的两个动作引发了市场关注。

奥飞娱乐3月19日宣布,与“小猪佩奇”幕后公司达成IP合作,并计划发布全新主题玩具系列,包括玩具组合、角色塑像和角色扮演玩具等,于2018年第四季度全面推向市场。与此同时,奥飞娱乐今年2月还引入了“海绵宝宝”,公司与儿童媒体尼克国际儿童频道达成战略合作,就对方旗下经典IP“海绵宝宝”在全球范围展开一系列产业合作。

奥飞娱乐此举可以说是有着极大的意义。根据公司2017年业绩快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跌了83.47%,业绩下跌的同时,公司还出现了海外影视业务收缩与投资亏损、游戏业务未达预期等情况。

2018年,奥飞娱乐这两项新举措是否意味着经过多年在电影、游戏等拓展上“碰壁”后,公司打算更加专注老本行动漫玩具产业?又是否能够及时提振业绩呢?

引外援请来海绵宝宝、小猪佩奇

3月19日,奥飞娱乐宣布与Entertainment One(简称eOne)宣布达成IP合作,双方将就eOne旗下的“小猪佩奇”(Peppa Pig)展开一系列产业合作,并计划发布全新主题玩具系列,包括玩具组合、角色塑像和角色扮演玩具等,并将在2018年第四季度全面推向市场。

对于引入“小猪佩奇”版权合作的原因,奥飞娱乐公关副总监王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猪佩奇’是全球比较热门的IP,深受小朋友的欢迎,而eOne在中国市场上并没有生产的优势,我们这属于强强联合。”王兰表示,“小猪佩奇”衍生品的销售将主要集中在国内,而对于版权费用,王兰则不愿多谈。

《小猪佩奇》(此处指动画),是由英国人阿斯特利·贝加·戴维斯(Astley Baker Davis)创作、导演和制作的一部学前电视动画片,在全球拥有广泛的粉丝群。在两年前首次登陆央视后,《小猪佩奇》凭借着温暖的故事、幽默的对白,同样也俘获了中国孩子的心,目前《小猪佩奇》的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450亿次。

值得注意的是,凭借着代言都市女性“猪猪女孩”这一形象,“小猪佩奇”在成人世界也有不错的影响力。在B站上,关于“小猪佩奇”的多个UGC视频也取得了百万级的播放量。

这也带动了“小猪佩奇”IP衍生品的持续热卖。记者查阅“小猪佩奇”天猫旗舰店,目前其IP形象的衍生品包括毛绒玩具、过家家玩具、彩泥磁贴、玩具乐器等,其中售价115元的“小猪佩奇”公仔全家福为热卖单品,总销量已经超过8万。

尽管在K12(幼儿园到12年级)领域,奥飞娱乐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动漫IP矩阵,拥有包括“喜羊羊与灰太狼”、“贝肯熊”、“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雏蜂”等IP,不过奥飞娱乐没有放松引入国际头部动画IP。今年2月初,奥飞娱乐宣布与儿童媒体尼克国际儿童频道(Nickelodeon,以下简称尼克)达成战略合作,这也意味着,公司将与尼克旗下经典IP“海绵宝宝”达成产业合作。

王兰对记者表示,在自有矩阵的基础上依然引入外来IP,是考虑到市场需求的多样化。

影视、游戏拓展成果不突出

奥飞娱乐在今年开始与国际一线IP展开密集合作的背后,与公司布局影视游戏不力后进行战略调整有关。

从公司业绩层面,根据奥飞娱乐2017年业绩快报,实现营业收入36.41亿元,同比增长8.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37.18万元,较2016年的4.98亿元下滑了83.47%。

对此,奥飞娱乐坦言,上述指标有较大变动的原因,主要是公司第四季度上线的潮流玩具业务未达预期;公司海外影视业务收缩调整及影视投资业务亏损;公司游戏业务未达预期及对应该业务子公司商誉减值等所致。

王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影视游戏领域并不适合公司现阶段的状态。“因为泛娱乐,包括影视游戏,并不是我们的专长,我们也曾通过一些实际的机会去做一些探索,但最后发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在这几个领域。”王兰表示:“因为这几个领域需要很长的时间,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去孵化,其实并不适合公司目前这个阶段的状态。”

从近年来奥飞娱乐的发展来看,上市之初公司主营业务为玩具、动漫、婴童用品等,但上市后奥飞娱乐为谋求更多发展,在影视、游戏、网络剧、动漫等泛娱乐分支进行了全面布局,同时涉足VR、人工智能等。

但大踏步式的外延扩张背后,是部分跨行业拓展不达预期,公司整体业绩遭到拖累。

从影视板块来看,奥飞娱乐2017年有3部电影作品在中国内地上映,《大卫贝肯之倒霉特工熊》《十万个冷笑话2》和《刺客信条》,其中,《刺客信条》作为好莱坞大片更是被寄予厚望,但这3部影片在内地分别实现了约1.26亿元、1.34亿元和1.61亿元票房,累计实现票房约4.20亿元,整体表现并不十分突出。

游戏业务方面,奥飞娱乐早在2013年便提出进军游戏行业,2016年更是发布了一系列游戏作品,但目前,奥飞娱乐也坦言游戏业务差强人意。

此外,频繁的资本动作以及业务布局,也给奥飞娱乐带来了负债的上升。根据公告显示,奥飞娱乐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三季度截至期末时的负债合计分别为:14.73亿元、17.22亿元、34.76亿元和34.92亿元。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奥飞娱乐起家是依靠动漫和衍生玩具业务,上市后受市场泛娱乐概念及影视游戏热潮的催动,通过并购方式涉足影视游戏行业,虽然动漫玩具与影视游戏同属大娱乐范畴,但实际上消费群体还是存在细微差异、动漫影视游戏三大体系的跨界整合也鲜有成功案例。目前,影视与游戏在监管上较严格,且竞争泛滥、普遍业绩不佳,因此奥飞娱乐选择放弃新扩张回归主业,也不失为一种较为明智的选择。



责任编辑:周芳芳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